《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 第三十六章:回避

眼前这张英俊的脸,恶魔的心,全部都会消失,她没有一刻停止过对这个男人的恨意,他一直以来都那样羞辱她,甚至一次又一次的玩弄她的身体…… 但是最终秦小夏也没有将花瓶砸下去,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着。 她竟然想起了那个因为她一时失手而死去的慕北。 眼前的男人的小叔已经因为她而死去了,要是她真的将花瓶砸下去,那么…… 秦小夏脸上满是凝重,她怎么可以这样做? 想到鲜血淋漓的场面她就退却了。 将花瓶放回原处,并将百合慢慢的插好,秦小夏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惨白的她颤抖着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转身向着阳台走去。 在她转身的一刹那,慕云汐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目光冷淡地看着那只被移动过的花瓶,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紧接着又重新闭上了眼,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正的睡了过去。 阳台上的风抚动了秦小夏的发丝,刚刚那个念头让她现在还是后怕,她怎么会想出那样恶毒的想法? 就在刚才,她差点变成了杀人犯! 慢慢地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吹着夜风她望着天上的星空,整个人陷入了沉思里。 今天她喝了太多咖啡,导致她现在没有一点睡意,夜色里的百合随着风带来一缕清香,那片白色的波浪显得如此纯洁宁静。 夜色里的慕天还真是美丽…… 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就这样打造了一个看似美丽,实则阴暗的地狱。 当天边露出一丝光亮的时候,秦小夏终于忍不住睡意睡了过去。 一早睁开眼,秦小夏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身上还好好地盖着被子。 最后的记忆里,她是在阳台上睡着的,她自己回到床上的吗?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难道是慕云汐? 怎么可能,他会那么好心把她抱回床上睡觉? 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秦小夏立马紧张的抱着自己的身体。 慕云汐全身只围了一件浴巾,健硕的胸肌,修长的双腿完全的暴露在她眼前。 出门后,他更是直接将浴巾拿开,扔在地上…… 秦小夏赶紧避开了他的目光,心却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 这个男人昨晚没有任何动作,不会要在现在占有她吧? 前天晚上的疯狂让她现在还浑身酸痛着。 慕云汐黑亮如子夜般的双眸冷冷地看着秦小夏说道。 “怎么?大清早的你就想要了?可惜我今天给不了你。今天卓小姐会来,我女朋友来了,你这个情妇自然得回避一下了。我可不希望让她看见你在我的房间里。” 未来的慕夫人来了,她这个地下情妇自然得回避。 慕云汐还真是会享受齐人之福,他的生活里不缺女人,更不会找不到床上的乐趣。 他的意思她可以离开这里了? 想到可以不用看到他她就觉得一阵兴奋,转念一想却又有些愤怒,把她玩弄一番后就让她走,把这个地方让给卓小姐。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 “那我要你答应的事情……” 秦小夏迟疑的问着,想得到他的答复。 “我们昨晚可是什么都没发生,你的诚意我完全看不到。以后再说。” 慕云汐慢慢地穿上衣服,嘲讽地说着。 “那是你昨天倒头就睡,我……” 秦小夏脱口而出想说自己什么都准备好了,却在看到慕云汐那讥讽的眼神的时候闭上了嘴。 ,他就是等着她说出来,再狠狠地羞辱她。 “你似乎很想我对你做点什么呢……” 慕云汐眯着眼绕有意味的打量着她。 “没有!我之所以会这样讨好你,都是为了救萧凌初,他救过我,我必须报答他。” “报答?那你是不是还想以身相许来报答他呢?你想想主动投怀送抱的样子,和淫娃荡妇有什么两样?” 秦小夏的话再度将慕云汐心情破坏得一干二净,她居然说要报答那个男人。 “我……我没有,我当时只是很害怕。” 秦小夏被他的话说得满脸通红。 “我倒觉得你是在勾引萧凌初。” “没有,我没有!” 慕云汐的话让秦小夏一阵难堪,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勾引萧凌初,她当时实在是太恐惧了,需要一个怀抱而已。 “可惜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只是个工人,帮不了你。” 慕云汐的眼神变得阴冷,危险的气息在他的周身散开,秦小夏一直不停地说着萧凌初,她就这样喜欢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吗? “我从来就没有计算过什么,就算他是工人又怎么样,是他救了我!” “你什么意思……” 慕云汐伸手一把将秦小夏拖了过来,锐利深邃的黑眸直直的看着她。 她是在拿萧凌初和他作对比吗? 他救了她就让她这么难以忘记? 秦小夏被他压迫得自己的身体都紧紧贴着她,这个男人实在是狂妄自大了。 “你放开我!我的意思就是他才是真正的男人。你要是还算个明白事理的人就不该为难他。是你那个色欲薰天的弟弟想要强暴我,他才出手救了我。我当然感激他!而你呢,你和你弟弟一样,都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被逼之下,秦小夏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 她从来没有因为萧凌初是个工人而看轻他,相反,地位高高在上的慕云汐,却强暴了她还不停的羞辱她,这样一比,怎么样她都看不起慕云汐。 秦小夏的话字字戳向慕云汐的痛处,她说的全是事实,但是却直接刺伤了他引以为傲的自尊。 这个女人似乎忘记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他阴冷地看着眼前满身是刺的小女人,他确实不停地索要她,那也纯粹只是自己的生理需求而已。 “下半身思考?你是不是也太高估你自己的魅力了。你只是个贱货而已,不值一文。” “是吗?那你们签定契约,还花一千万将我买回来是怎么回事?你现在说我不值一文,那你当初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毫不留情的回击让慕云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才平静了一个晚上而已,这个女人似乎又开始变得不知好歹了。 “那我既然花了一千万,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收回来?” 慕云汐不怒反笑,单手狠擒住她的下颚,逼迫她与他对视。 像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是得受点教训才知道学乖。 昨晚他故意放过她,她竟然还更加猖狂,看来是不能对她太好。 “我当初说了打工还你,你自己不要的。我现在还不了!”秦小夏不停地往后退,想逃开他的掌控。 “那就拿你的身体来回。” …… 一声惊叫从门口传来,卓雅琳瞪着大眼,满脸泪水的在站在门口。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她的未婚夫,整个慕天最有权势的男人,却与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 “该死!” 慕云汐赶紧起身将衣服穿上,现在的他才反应过来,今天他约了卓雅琳一起去打高尔夫球,所以他一早上才提醒秦小夏要离开这里,回避一下。 结果却没料到被这个女人激怒,不顾一切的要了她。 卓雅琳的家世背景他很满意,对于慕家来说,这样的联姻很有益,所以现在他还不能放弃她。走下床,他拉起被子盖住了秦小夏。 秦小夏自然也看到站在门口的卓雅琳,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用被子将自己裸露的身体紧紧裹住之后,想着卓雅琳惨白的小脸,她的心里有一丝愧疚,却也在暗喜。 这次被撞破,看慕云汐怎么向她解释,这就是报应,卓雅琳一定不会再相信他了。 亲眼所见的事实这么残忍,她不相信卓雅琳还能容忍慕云汐。 自己过得这么痛苦,不可能让卓雅琳遭受和她一样的痛苦。 想到这里,她突然起身拉着慕云汐的手,娇羞地说道。 “今晚早点回来,人家等着你……” 那妩媚的眼神,温柔的语气,让慕云汐一愣。 没想到秦小夏撒起娇来竟然这么动人。 只到听到门口的一阵冷哼和奔跑声,他才反应过来秦小夏玩的小把戏。 慕云汐没有恼怒,反而大笑起来。 看来秦小夏猜错了一点,在他的眼里女人的区别只是利用价值的不同而已。 像秦小夏这样的女人,只是他一时兴起想玩弄的角色而已。 慕云汐并不缺女人,只是秦小夏对他的吸引让他越来越不受控制,自己的占有欲似乎到了一个超出自己原则的地步。 “你的小把戏对我来说没有用。没了卓雅琳我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失,大不了再找一个女人联姻而已,跟哪个女人结婚对我来说没区别。但是你……除了拿你的身体取悦我之外,你什么都不是,只是我发泄的工具而已。” 发泄的工具…… 他说的话还真是难听,秦小夏的脸上火辣辣的红了起来,她拿着背后的枕头,对着慕云汐就扔了出去。 她只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羞辱她吗? 挡开飞来的枕头,慕云汐冷笑着说。

返回
《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 第三十六章:回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