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 第十四章:不愿屈服

“她在流血,你没看见吗?她怀了你弟弟的孩子,却被你弟弟踢得流血!你们慕家的人都这样冷酷无情吗?” “你现在首要任务是参加葬礼,不是其他。” 慕云汐阴冷寒鸷的目光,直射向她的眼睛。 看着慕云汐的漠不关心,秦小夏实在愤怒到了极点。 “她就在你面前流着血,你却可以不管不顾,这就是你的道理吗?既然如此,那慕北在我面前流血,我不理他走掉又有什么错?反正他根本跟我就没有关系!” 秦小夏话刚说完,慕云汐却是一个耳光对着她打过来,秦小夏直接被扇到在地。 “你没有资格拿小叔来作对比,你最好认清楚你的身份。” 慕云汐冷冽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寒意向秦小夏袭来,让她情不自禁的身体一缩。 那个卑微的女人,又怎么可以拿来和小叔作对比。 “怎么?被我说中了?你们慕家人的命就是命,别人就全都是生死不重要的蝼蚁?” 秦小夏的脸上又出现红红的指印,他对她的虐打,她都已经习惯了。 关键是她不会示弱,明明是他们不占理,她要为那个女人讨个公道。 慕云汐被她倔强弄得头疼,目光阴冷地看着躺在地上流血流得快昏迷的女人,对着外面说道。 “来人,把这个女人送到医院去。” 慕羽喜欢玩女人慕云汐不管,甚至为了不让他在他面前捅娄子烦他。 慕云汐把慕羽送到国外去留学,结果现在因为慕北的死叫他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惹了个找上门的大肚子女人。 慕云汐的话音刚落,门外两个男佣飞快的跑进来,将女人抱了出去。 看着女人上了车,秦小夏一颗慌乱的心才开始平复下来。 客厅里又只剩下了秦小夏和慕云汐,秦小夏刚想站起来,眼前一晕却是再次坐在了地上。 她昨天一天都没有进食,今天早餐也没来得及吃,她已经快虚脱了。 但是看着站在她前面的慕云汐,秦小夏睁大着乌黑的美眸,凝视着慕云汐。 她绝对不会向他示弱,更不会认输! 客厅里的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秦小夏眼睛眨也不眨地狠狠盯着慕云汐。 她要让她明白,就算她被他囚禁着,她也不会对他屈服的! 突然慕云汐冷笑了起来,眼里的神色也变得傲慢鄙夷。 嘴角扯出一丝弧度,慕云汐缓缓地开口。 “你以为你演一场助人为乐的好戏,我就会对你改观吗?” “我演戏?就算我是演戏,也好过你的冷血,见死不救!” 秦小夏毫不留情的反击,慕家的人除了死去的慕北还算善良之外,慕云汐和慕北都是冷酷无情的人,他们家冷血是有遗传吗? “再冷血,也比不上你心里的恶毒!” 不理会她的挑衅,慕云汐转身向门外走去。 恶毒? 他竟然说她恶毒! 秦小夏真想狠狠敲开慕云汐的脑袋告诉他,慕北的死不是她存心的! 可是身体的虚脱无力,在告诉着秦小夏她必须吃点东西,否则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这个时候,小芙偷偷地将一杯牛奶塞给了秦小夏。 “夫人,喝点东西吧。你不要再给云汐少爷对着干了,你斗不过的。” 秦小夏一口气喝光了杯里的牛奶,感激的看着眼前的小芙。 “小芙,你放心,我有分寸!” 一杯牛奶显然不能满足她的饥饿感,看向门外一连串的黑色轿车,秦小夏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想法…… 以慕家显赫的身世,今天来参加葬礼的人一定很多。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趁着人多杂乱,找机会溜走? 这个想法让秦小夏的心开始迅速的跳动起来。 想到这个办法成功的可能性,她就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 “夫人,上车吧!” 田丰的声音在秦小夏身边突然想起,吓了秦小夏一跳,更是将她从遐想中拉回到现实。 秦小夏远远望向了一边同样要上车的慕云汐,只是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 即使身着黑色的衣衫,也一样掩盖不住女人的娇媚与曼妙。 她的举止之间更是透露出一股不自觉的清高与傲慢。 “那是云汐少爷的女朋友,特地来参加北少爷的葬礼的。” 田丰在一边解释着。 这么冷酷无情的男人竟然会有女朋友? 那个女人想必看中的也只是慕家的权势而已,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让人心动? “卓小姐是卓氏财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身份尊贵。夫人以后尽量不要与她接触,她的脾气不是很好。” 行驶的路上,田丰慢慢的说道。 “田丰,谢谢你提醒我。” 秦小夏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想要做交集的打算,她现在要想的只有如何才能逃跑。 车队最终停在了一处清雅幽静的墓地,秦小夏的出现让周围人的眼前均是一亮。 秦小夏素雅的装扮,更加突显出她如雪的肌肤,娇美脱俗的五官欲加分明。 每个人心里都在感叹,慕北实在福薄,留下这么漂亮的娇妻而去。 众人的关注让秦小夏感到不自在,她想要低调的离去,而不是现在这般令人瞩目。 正在她犹豫着该如何解脱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冰冷的手让秦小夏心里一颤,回头便看见慕云汐阴沉的双眼。 “你丈夫的葬礼你怎么一滴眼泪都没有?” 眼泪? 秦小夏心里虽然对慕北有着浓浓的自责,但是她对他从来没有动过一丝感情。 而且她现在满心都在思考如何逃走,怎么会有泪水? “他不是我丈夫……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而已!” 秦小夏不留情的回击着,如果她现在不是处于这样被软禁的情况下,她一定会有眼泪的。 “你必须流泪!” 慕云汐手上骤然发力,大手将秦小夏的手紧紧捏住。 秦小夏仿佛都能听见骨头发生咯咯的声音,锥心的疼痛即刻袭来。 “啊!” 秦小夏一声低叫,因为疼痛而汹涌流出的泪水不停的低落。 整个人更是斜斜的倒了下去。 看着秦小夏如自己所愿的流出眼泪,慕云汐冷笑一声。 慕云汐俯身将秦小夏扶起来,动作温柔而又细致,一幅关心呵护的模样。 “夫人是不是太伤心了?” 周边有人问道。 “是的。” 伤心? 秦小夏心里狂喊着不是不是,她根本不是伤心,而是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捏伤了她的手。 她的手现在还在颤抖,巨大的疼痛让她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而这眼泪正是慕云汐想要的。 “夫人,还请节哀顺便,不要太伤心了。” 各种各样的安慰声扑天息地的向她卷来,就像是嘲讽她一样。 委屈与疼痛一同向她袭来,秦小夏轻揉着已经不能动弹的手轻声哭泣着。 “记住,你现在慕夫人。” 慕云汐冰冷的声音低低地说道。 “我不是!这些都是你逼我做的!” 秦小夏疯狂地大声喊起来,她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全都诧异的看着她和慕云汐。 秦小夏清秀的脸上全是眼泪,眉宇间充满了愤怒。 “她悲伤得有点失控……” 慕云汐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一把将秦小夏拉近身边,低声道。 “你今天要是敢在这里撒泼,我会让大家都知道,原来苏氏家族的千金因为丧偶之痛,神智全失,癫狂不已。” “慕云汐!你……”

返回
《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 第十四章:不愿屈服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蚀骨宠婚:慕少,轻点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