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媳》 第26章 你非礼我的事要怎么算?

幻幻如梦初醒,“哦!”她赶紧跑过去把遮阳窗帘挡上,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昏黑。 他的忍耐似已到极致,低吼一声之后,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瞪大眼睛看着一头银发的男子,幻幻举足无措,想要立即通知钟姐,但他那么执意,想必是怕人看到自己的样子吧?如果换作是她,肯定也不愿意让别人发现! 她一咬牙,决定先救他再说,于是,幻幻翻过他,按照那晚的方法进行急救。 第二次为他做人工呼吸,幻幻尽量保持脑袋空白,房间忽略掉自己曾经浪费了初吻的事实…… 他的唇,出奇的柔软,四唇相接时,好像激起一股电流,从头顶到脚趾,在她身体里流窜一遍。幻幻使劲摇头,不许自己在救死扶伤的时候一脑子色色! 就在她再次把唇压上他时,一双赤红的眸,紧紧盯住她…… 一秒,两秒,三秒。亜璺砚卿 幻幻猛地跳开,指指他又指指自己,情急之下,吼出一句,“我没有非礼你!” 墨伽缓缓坐起身子,银发红眸的他,别有一番病态妖娆。 受的风韵占上风了!有木有? 他的面色恢复许多,不再那么苍白,挑起眉,斜睨她,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唇,貌似,那上面还留着某人亮晶晶的口水…… 幻幻脸胀得通红,蹲下来急急解释道,“你刚才又晕倒了,呼吸困难,我只是像上次一样在帮你做人工呼吸!!” 他眉梢扬得更高,意味深长的说,“上次?” 幻幻一滞,随即别开脸,没好气的嘟囔一句,“要不然呢?难不成你还能自愈啊!” 血色的红眸,锁住她,眸底酝酿着的蠢蠢欲动,有丝兽性光泽。 他倏尔捏住她的下巴,在她的错愕中,逼近,“为什么不怕我?” 幻幻愣住,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回答。覀呡弇甠 “你没看到,我就像个怪物一样?下一秒,我会吞掉你,也说不定。”他扬起唇角,诡谲冷笑。 这一秒的他,全身都散发出慑人的危险气息,的确就像只危险的野兽,靠近,就是万劫不复。 幻幻白皙的小下巴,已经被他捏出了红痕,她吃痛的蹙了蹙眉,倔强的偏开脸,瞪着他,“变了个身就是怪物啦?你的承受能力也太低了吧?” 他眯了眯红眸,起身,突然伸出手。 幻幻吓得缩了缩脖子,却见他抓起了桌上的笔桶,只不过就轻松一捏,那只笔桶上就出现两个明显的指印。 苏幻幻玄幻了。 靠,那是铁的啊!!! 幻幻伫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看着墨伽像捏橡皮泥一样,把那只铁笔桶拧成了一坨便便的形状,再轻轻松松的丢进了垃圾桶里。 “有一天,没准你就会跟这只笔桶一样。”他敛着红眸,淡漠的开口,“就算这样,你也不怕吗?” 那种清淡的口吻,毫无温度,甚至,还暗藏一丝自嘲。 幻幻心头一颤,抬眸凝视住他。 风吹过,将窗帘微微掀起,泄进几缕阳光,充满生命的活力。他却侧过脸,似乎有些排斥。

返回
《豪门宠媳》 第26章 你非礼我的事要怎么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豪门宠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