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馆>>书业时评字号:

爱之纯粹——读宋晓俐长篇小说《北京遥望香巴拉》

发布时间: 2016-07-13 17:03:2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徐恬恬  |  责任编辑: 王道峰

  

      我没去过西藏,对西藏的印象全部包缠在一些固化的意念里。

      西藏是高远的,那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雪域高原的一方净土伫立在云端,遥远而不可及。

那里有最标致的高原面孔,老人如刀刻般面容,孩子天使般纯真笑脸,还有高原红晕满姑娘们娇艳的脸庞。

仓央嘉措是西藏的符号,百世的情诗由他吟唱,他的光芒足以照耀世间所有烟火爱情。

虽没去过西藏,但我的好友宋晓俐,给我们吟唱了一首来自雪域高原的长情诗,让我在离西藏3137公里以外的繁华都市,掠尽最原生态的美景,品尝最丰醇的情感,让我的想像飞越千山万水,拼装着与西藏有关的各色温暖邂逅,各种失之交臂与各自永不相忘……

就像宋晓俐书中写的那样“关于西藏,像盈在心头的一株绿萝”,缠绕着她,也温润了我们……

感性的文字理性的生活。宋晓俐,在生活中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和她生命中善解人意的“大当家”(丈夫)和聪明乖顺的“二当家”(儿子)过着顺意的人生。她又是我见过对文字热爱到纯粹的人,从记者编辑再到如今的作家,宋晓俐笔耕不缀。正是这种纯粹,还有坚持的脚步,诞生了小说中纯粹的天地、纯粹的世界、纯粹的情感。



除了对文字的纯粹情感,还有一种情爱,一直在宋晓俐心中澎湃、在她指尖流动,那是对西藏的圣爱,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这种爱让她近一年辗转北京与香巴拉之间很多次。在她编织的纷繁文字绵绵情愫里,升腾着的是她对西藏丰沛的感情中提炼的激情,是从逝去的年华中粹取的精华,喷薄而出的是她的经历、她的诚意、她的感悟、她的气度。

“在这个被称为离天堂最近的城市里。天永远那么蓝,空气永远那么干净,一朵朵白云仿佛就在人的头顶,伸手可及。”

     宋晓俐笔下的西藏之景,每一帧都似从作者心底最深处挖掘出来,呈现出触及灵魂的画面感,让人充满想象幽兰如宝石般通透的天空,色彩亮丽的经幡迎风飞舞,长长的经卷在香灯油旁静穆,转经的老人伫立成一道凝固的景像……

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点到为止,绝不泛滥,宋晓俐发挥了女性特有的柔美与细腻,让小说的时空感和西藏的天空一样变得开阔深邃。



宋晓俐笔下的人物,明媚却不刺目,迷茫却有灵性,就像我们身边的年轻人,流连,逡巡,有时不知所措,有时又意志坚定。

我和宋晓俐年龄相近,经历相仿,都是二十来岁从外地来北京打拼并安家置业。曾几何时,我们冒险过、折腾过、无畏过、轻狂过……而今,人到中年,经历了小半辈子的人生,激情和偏执就像潮水一样退去,梦想与豪情有如沉于潭底的流沙,家庭与责任成为我们人生关键词,按部就班不急不躁让我们生活少了些许涟漪。

在我们这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年纪,宋晓俐却掀起了我们内心的波澜。月儿、初一、卓玛,她们就是年轻时的我们,她们有的是北漂中的一员,有的偏安一隅,如果按部就班,未来就如一潭清水般一眼能望到白发苍苍,但她们都因自己的执念放弃本来生活,怀揣各自心绪上路。我想她们一定不认为这是披上梦想外衣的一时冲动,因为在路上,她们所获得的心灵寄托远远大于所谓的梦想。

主人公王初一笃定自己前世一定在拉萨。作为城市白领的初一放弃优越的生活,来到她梦寐以求的拉萨,在这里她沐浴到了母爱,接受了康巴男子洛桑的情,感受到了离太阳最近的爱之光芒。而此时,人生帷幕却在太阳冉冉升起时缓缓落下,最终将影像变成黑白两色。初一选择了天葬永远投入到对西藏的静默与冥思中。

藏族姑娘卓玛一心渴望离开拉萨,摆脱特殊家庭桎梏,寻觅属于自己的人生,最终收获了美好感情。

月儿,在磕磕碰碰的人生中,成长、坚强,懂得了相爱相守的重要意义,与所爱的人安然终老。

北京、香巴拉,繁盛的开始,看似悲凉的结束,那些起承转合的感动,触碰到我们平时秘而不宣的脆弱,如一股清澈湍急永不枯竭的溪流,流遍身心并投下一圈圈涟漪,最后留下的是沁人的平和。

故事已经结束了,这种结束不可改变,这是最圆满的结果,如佛祖所愿,亦如我所愿在合上书的瞬间,相信所有的读者都已宁静安然……

拉萨就是这么个神奇的地方,所有到这个城市的人会不由自主地放下浮躁、放下匆忙,甚至放下内心深处的忧伤。”

感谢宋晓俐带来的这些文字,可以说,之前西藏于我,因为陌生,所以好奇;现在西藏于我,因为感动,所以向往。

最后,希望某天这首西藏情歌能被镜头语言在荧屏上酣畅淋漓展示出……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