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馆>>书摘字号:

《陆小曼: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发布时间: 2015-12-15 15:22: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王道峰

6597594233704312302

 

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般不近人情,恰如残酷的辩证法。

 

人常说近处没有风景,因为走进了风景就会有视觉的局限性。也有人说近处也没有佛陀,因为佛陀身边生活的人,会把佛陀的一切看得清清透透,自然就对他失了敬意,连带对他的说法也不相信。我说近处更没有诗人,因为和诗人最亲近的人,是不看诗人创作的那些伟大的诗篇的,那层光环已经被熟悉给揉擦掉了。

 

陆小曼对徐志摩就是这样,所以徐志摩还活着的时候,陆小曼基本上是不看他的诗,偶尔看一点也不会夸,倒是有时还要刻薄几句。甚至就连徐志摩的散文,也要经陆小曼的法眼,她若是说“这篇不大好”,徐志摩就不拿去发表。徐志摩对陆小曼的“刻薄”是欢迎的,他并不傻,晓得在外面听到的多是赞美的话,恭维的话。所以他说:“我非但不怪你,还爱你能时常的鞭策,我不要容我有半点的‘臭美’,因为只有你肯说实话,别人老是一味恭维。”也许因为这样,徐志摩留给后人的诗篇和文章见证了他作为诗人的伟大和才华。

 

每当伏案作文之时,徐志摩总不爱用自己的书桌,而是要用陆小曼又小又乱的书桌,还说那里有灵感。陆小曼天生不会做家事,小小的书桌不晓得怎么搞得,被她随手一丢,随便一放,即使被整理得清清爽爽,一会儿也会弄得乱七八糟,偏偏徐志摩的怪癖是爱在闹市与凌乱书桌写作。可惜的是他写完撂下去睡觉,常常不予整理,及至次日早晨他才发现早已被佣人当废纸收走了,或是被陆小曼随手拿来当废纸擦东西了。对于文章的丢失,诗人气质的徐志摩倒也大方,也不十分上心,找不到也就找不到,也许日后可以有更好的发挥。当然这就是诗人气质的绝佳体现。谁让才气是他最大的法宝呢。

 

如今大家看到的徐志摩的诗集,很多都是他当时送于陆小曼的。19278月,徐志摩出版新书《巴黎的鳞爪》,序言就是写给小曼的,名为《你是我字业上的诤友》;9月出的诗集《翡冷翠的一夜》,没有序言,代序的是《给小曼》:“如其送礼不放过期到一年的话,陆小曼,请你收受这一集诗,算是纪念我俩结婚的一份小礼。”他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把陆小曼拉进自己的文字王国,拉近与妻子之间的距离,若依照他的原意,本来是想要请陆小曼替自己的新书作序的,可是软求半天,塞笔在她手里,她怔上半天,脑子里空空如也,徐志摩只好苦笑着拿掉她手里的笔,送她去睡觉。

 

故事总会向着戏剧化的形式发展,徐志摩身故后,陆小曼也许因为被满腔愁思逼迫开始提笔抒怀,《哭摩》是她散文创作的顶点。文章里的悔与痛饱满得像吃饱眼泪的海绵,在纸上淋淋漓漓,滴滴点点。此后她也创作了一些篇章,也是非到逼不得已不肯动笔,一旦动笔,满纸风云。读她的文章,不必鉴赏篇章的谋划或是字句的锤炼,却倒可以窥视在那个大时代的一个大体的印象。这和她的广闻博识分不开,出身文化之家的她,自来的有种大气象。

 

发表评论>>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