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馆>>书摘字号:

《陆小曼: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发布时间: 2015-12-15 15:22: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王道峰

01596023875f0c1e04c24a3cc

此后,陆小曼又翻译过意大利的戏剧《海市蜃楼》,也是在徐志摩的敦促之下。

 

徐志摩到出事的那天都在心心想着要教爱妻做自己的同路人,他哄着、劝着、骗着、半真半假地逼着,也要陆小曼拿起笔来写作。徐志摩出版诗集,想陆小曼给他写几句话为序,却从来没有成事过。在《云游》中陆小曼这样的回忆到:“志摩不知逼我几次,要我同他写一点序,有两回他将笔墨都预备好,只叫随便涂几个字,可是我老是写不到几行,不是头晕即是心跳,只好对着他发愣,抬头望着他的嘴盼他吐出圣旨来我即可以立时的停笔。那时间他也只得笑着对我说:‘好了,好了,太太我真拿你没有办法,去耽着吧!回头又要头痛了。’走过来掷去了我的笔,扶了我就此耽下了,再也不想接续下去。我只能默默然的无以相对,他也只得对我干笑,几次的张罗结果终成泡影。”

 

陆小曼自幼习学书画,婚后,徐志摩教她拜山水画家贺天健为师,且与老师对小曼约法三章:老师上门,杂事丢开;专心学画,学要所成;每课八十大洋,中途不得辍学。每课八十大洋的代价,徐志摩这工薪阶层可谓不惜血本。

 

陆小曼师从贺天健学画是1930年,1931年春即画得一山水长卷,徐志摩特地带到北京请名家大师题字。胡适写道:“画山要看山,画马要看马,闭门造云岚,终算不得画。小曼聪明人,莫走这条路。拼得死工夫,自成其意趣。小曼学画不久,就作这山水大幅,功力可不小!我是不懂画的,但我对于这一道却有一点很固执的意见,写成韵语,博小曼一笑。适之。二十年(1931年)七月八日,北京。”

 

杨杏佛题诗:“手底忽现桃花源,胸中自有云梦泽;造化游戏成溪山,莫将耳目为桎梏。小曼作画,适之讥其闭门造车,不知天下事物,皆出意匠,过信经验,必为造化小儿所笑也。质之适之,小曼、志摩以为如何?二十年七月二十五日,杨铨。”

 

贺天健题绝句于其上:“东坡论画鄙形似,懒瓒云山写意多;摘得骊龙颔下物,何须粉本拓山阿。辛未(一九三一)年中秋后八日。天健。”

 

……

 

如果陆小曼此时仍是游戏笔墨,及至徐志摩触山而亡,她反倒痛下决心,认真画画,甚至还有外省人慕名来买——徐志摩没有成全她,徐志摩的死成全了她。

发表评论>>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