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馆>>走近作家字号:
韩松:越界求真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1-01-27 11:16  责任编辑: 钟明

关键词:科幻

■他自幼内心就有强烈的越界甚至破坏的欲望——黑暗的东西比表面光明的东西更有力量

韩松成为新闻人和科幻作家,或许从他出生就是注定的。

他出生在重庆,父亲是重庆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的主任,这显然对他日后的职业有着先天的影响。然而他与生俱来的看待世界的奇特方式,却让他成为一个科幻作家远远早于成为新闻人。

韩松说,他从小思维就和同龄的孩子不太一样,他迷恋星空,总喜欢看星星。并且,出生于1965年的他,在改革开放之前也就是他13岁之前,对于世界的态度似乎便已大致定型了。韩松很难描述“文革”对他童年的影响,长辈被打倒、父亲被送进五七干校的经历令他印象深刻,但那个童年在他记忆中却无痛苦,是开心好玩的。

他记得自己住的大院子里有防空洞,有一座山,孩子们常在那里玩。很小他就觉得那山有一天会消失,于是写了篇小文,说山上的树全被推倒了,不见了。如今,那片山果然已经不见,全变成了楼房。那篇具有未来性质的小文大概算是韩松的第一篇科幻小说。他没有告诉别人,因为那是属于自己的。他觉得,人有一个世界是要和外界交流的,由语言、目光和行为构成,但是真正的思想只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是写下来的。

可见,他作为科幻作家,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写作、从不理会别人的想法,从儿时便已定型。

但他从小成绩很好,当着班干部及三好生。这位好学生常常有些不合常规的行为。中学时候老师规定学生每周写周记,作文很好的韩松领着一群同学写,给大家出题,写“澡堂”,大家都写了澡堂里的乌烟瘴气,不过写得隐晦,韩松还描绘得很美,老师没看出来,给了“优”。第二次韩松出的题目是“上厕所”,这就不像话了,老师一气之下停止了全班的周记写作。韩松说自己就是这样,不愿理会别人给他规定的东西。

他会在“中学生喜欢什么书”的问卷上乱编书名,比如《太阳照死猪》。他会在游记里编诗句,然后说是李白写的。他说这让自己很愉快,心里有一种破坏感。“反骨”大概来自家族遗传:他的“右派”舅舅被要求每天把悔过书交到办公室抽屉里,结果他每天放一根稻草;舅公是《红岩》里川东地下党负责人的原型;爷爷是江湖组织“袍哥”的成员……回忆起这些,韩松说他有空要写下先辈的故事:“应该是很魔幻现实主义的。”

韩松认为自己真正开始科幻写作是在1982年,他初三的时候。当时正热情憧憬现代化的中国迎来了科幻文学的一个创作高峰,第二次联合国探索及和平利用外层空间会议的召开,也引发了中国的科幻潮。老师让学生们都写科幻小说去参加全国征文,韩松写了几篇,但都很不合时宜:一篇写一个人站在陨石坑边发呆,那个坑又深又黑,下面是一艘坠毁的飞船……另一篇写的是多年后中国的孩子发明了一种装置,可以把美国的航天飞机打下来,当他们到太空中做实验的那天,在地球上的孩子们突然很恐惧,觉得飞船会掉下来……这样的文章老师当然不满,就让他写了一篇中国人用自己的航天技术把熊猫送上月球的文章。韩松说这篇回归正路、符合潮流的文章写得他别扭死了。

他内心有强烈的要越界和破坏的欲望:“你说那是光明的,我觉得不一定。而且我觉得黑暗的东西比表面光明的东西更有力量。”这种喜欢在黑暗里寻求力量的风格,贯穿了他从学生时代到现在的作品。他觉得一个做科幻评论的人说得有道理:“所有的科幻电影最大的主题,就是人内心的恐惧,对未知的、宇宙的、人性本身的恐惧。科幻把人放在极端的环境下、放在思想实验室里测试,人心中的恐惧会很大强度地释放,而且正是对死亡和险恶生存环境的恐惧才支配人从猿到人到今天,创造了巨大的文明。”这大概能解释,韩松的科幻为什么那么黑暗、诡异甚至是惊悚。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