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中国>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揭晓 以杜甫精神照耀当代诗歌

发布时间: 2020-10-27 09:14:15 | 来源: 澎湃新闻 | 作者: 徐萧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10月25日, 2020年“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在成都杜甫草堂揭晓并举行颁奖礼。鲁迅文学奖得主李琦获“年度诗人大奖”,评论家刘波获“年度诗评家奖”,古马、李南共同获“年度实力诗人奖”,王子瓜、玉珍、金小杰则摘得“年度青年诗人奖”。

“草堂诗歌奖是向杜甫致敬,也是向伟大的中国古典诗歌致敬”

“草堂诗歌奖此前已经举办了两届,在中国诗坛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这个奖项一直坚持现实主义精神。”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说,我们和杜甫诗歌、杜甫精神的互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能感受到的。”

在吉狄马加看来,杜甫在书写时代上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研究杜甫、翻译他的诗歌,他的诗歌已经成为了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和思想财富,“所以在这里举办草堂诗歌奖实际上是向杜甫致敬,同样也是向伟大的中国古典诗歌致敬。”

“从杜甫的诗风转变上,我们可以看到现实主义文学宽广的可能性。他可能是从个人的感受出发,丰富记录自己的生活。再扩大一些,它将贯彻到这个时代,贯彻到整个人生。”在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作家阿来看来,《草堂》诗刊是杜甫给我们的启示众多启示之一,他相信,只要把杜甫精神,与这座城市连接起来,《草堂》诗刊就一定会有自己独特的地位,有更长久的生命力。阿来说,“草堂诗歌奖”至今已经第三届,他更希望得奖的诗人能真正和杜甫连接起来,并发扬光大。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表示,草堂诗歌奖作品内容看重现实主义题材,旨在发现和彰显现实主义诗歌精神与艺术性高度结合的优秀诗歌作品,发现和培养一批具有时代担当使命的诗人。

“传统如何生成新的现代性,是当下诗人们需要考虑的根本”

本届草堂诗歌奖“年度诗人大奖”得主李琦,早在2010年就凭借《李琦近作选》获得了鲁迅文学奖。在她看来,草堂诗歌奖自有其独特性,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草堂”二字。

“我今年60多岁了,平时挺平静的一个人,但知道获得草堂诗歌奖后,真是特别心潮起伏。就在这个地方,一千多年前,一个伟大诗人的目光和我们看到的一切同样被看见。时空真伟大,它能让我们在这一刻连通古今,我觉得我的心在这一刻和杜甫的心是默契的。”在台上,李琦十分感慨。她见过许多中外诗人,只要提及杜甫,她就心生敬意、愿意亲近,“对于诗人而言,杜甫这个名字就是一座高山。”

李琦从14岁开始写作,最初的诗歌启蒙来自于普希金和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人。她曾系统地接受古典文学的训练,将它视为中国文学的原乡和我们的根脉。

她的故乡哈尔滨自然环境严酷,粗粝、坚硬、苦寒,然而却透过她的身体,生发出醇厚、辽阔和清亮的质感。她在一种灵动的日常书写里,隐藏着一种通透的生命哲学,也浸透着一种内在的知性情感和洞察世界的温润力量。也因此,获得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在此之后的十年间,李琦说自己并没有特意寻求突破或探索,只是在诗之惑和人生之惑里深耕。而这种深耕正是其诚恳和真挚的一面,为本届草堂诗歌奖欣赏:她给我们见惯不惊的平庸日子,赋予了朴素而动人的诗意。

评论家刘波一直尝试在现代与传统的张力关系中,重新阐释“先锋”,将其界定为个体在写作上的精神自觉,并提出以先锋对接传统、先锋与传统对话的策略和建议,为当下的新诗写作提供了可贵的启迪。在他看来,传统如何生成新的现代性,是当下诗人们需要考虑的根本。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本届草堂诗歌奖尤其注意日常与古典与自然互动。比如,古马在坚守日常与古典的语言立场上做出了良好的示范,李南是将日常经验和自然精神注入心灵,而王子瓜、玉珍、金小杰则以更为年轻的声音,展现出当代生活新鲜而富有活力的多种面向。

据悉,草堂诗歌奖自举办以来,受到了诗坛的广泛关注,赢得读者的肯定与赞许。第三届草堂诗歌奖,由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和成都市文联指导,《草堂》诗刊社、成都商报社主办,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协办。

评选活动从1月启动,面向海内外征稿,设年度诗人大奖1名,奖金5万元;年度诗评家奖1名,奖金3万元;年度实力诗人奖2名,奖金各3万元;年度青年诗人奖3名,奖金各1万元。本届终评委由吉狄马加、叶延滨、宗仁发、罗振亚、姜念光、娜夜、梁平等七位诗人、评论家、刊物主编组成终审评委团,终审评委通过实名记名投票方式,最终评选出获奖诗人。而不同风格评委的加入,让多元化的诗歌进入了草堂诗歌奖,充分拓展了视野范围,避免评选结果的倾向性和圈子化。


与会者合影

附:第三届草堂诗歌奖获奖名单及授奖词

年度诗人大奖:李琦

李琦的诗歌呈现着成熟诗人愈渐至真至纯的诚恳、通透与挚爱。无论是写作的题材还是表达的主旨,她总是能举重若轻地让这一切回归诗学最本真的原点,触及艺术最本质的核心。她对世间万物和人类命运所葆有的一份原初性的敏感,让语言如水和空气般明澈,让情感思想如山川星辰般直扣眺望者的心弦。她随心所欲的手笔下,饱含着对生死或苦难深切的悲忧,倾注着对亲友和往事深情的眷恋……她给我们见惯不惊的平庸日子,赋予了朴素而动人的诗意。

年度诗评家奖:刘波

刘波以他敏锐的洞察力、冷静的分析力和广博的诗学视野,诊察了当代先锋诗歌的写作状况及其内在困境。他打破了对“先锋”的本质化理解,也祛除了“先锋”的神秘化光环,在现代与传统的张力关系中,重新阐释“先锋”,将其界定为个体在写作上的精神自觉,并提出以先锋对接传统、先锋与传统对话的策略和建议,为当下的新诗写作提供了可贵的启迪。

年度实力诗人奖:李南、古马

古马:在三十多年的诗歌耕耘,古马始终坚守日常与古典的语言立场,以澄澈的意境抵达想象的秘境,拓展了汉语诗性在心灵结构与历史图景上的可能空间。他坚守“始于痛苦,终于智慧”的诗学路径,赋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般边塞诗歌新的美学内涵,同时赋予了生活本身的万千沧桑以蓬勃的诗意。并在希望与神伤,温暖与凄凉的审美悖论中,展开清晰而又多层次的人生况味,于现场与多思之间形成张力,在独特、真挚的书写中显示出诗歌救赎的力量。

李南:李南的诗能够通过细腻的笔触深入当代生活与情感的幽微,以她敏锐的观察力和多维的思想力,在繁复的情绪与语言理性之间寻找诗性的平衡。她书写的自由源于将日常经验和自然精神注入心灵的个别性,源于对残缺的热爱,以及对准确性的自律,现实张力同时具有赎罪感。对事物汁液的迷恋与对世界的赞美同时构筑了诗人李南私密而丰富的精神空间。众多而持久的抒情性、独特而沉静的语调,成为当代诗歌不可多得的心灵担当和艺术创造的纯粹可能。

年度青年诗人奖:王子瓜、玉珍、金小杰

王子瓜:王子瓜的诗展现着唯美而智性的风格,取材广泛,技术繁复,能够从校园生活、阅读体验、日常娱乐等不同领域汲取写作的养分,也能够充分借鉴从第三代诗歌运动到当下文学现场积攒起来的种种文学技巧;但不同的是,他的创作似乎还保留了一个青涩、天真或质朴的内核,这一内核保证了其诗作的鲜活之感。

玉珍:玉珍的多数诗初看可谓“素面朝天”,那是尼采所谓“希腊前期”风格中与自然直接遭遇的书写,同时又带有年轻人特有的现代轻盈,以及与古典“求同”范式心理有别的“趋异”期待。在自然面前,选择在细节与日常中感受一种尖利的诗意,陷入属于她内部的小型沉思。她总能在诗中将微妙的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处。

金小杰:金小杰的诗简洁、质朴,平淡中透着忧伤,酸楚中带着温暖,在朴素的表达中揭示生活奥义,彰显人生况味。她写浩瀚生活中细腻的日常感知,写一个女人不可预知而又带着宿命般的命运,写一个女性复杂、幽微的情感和精神体验。在她这里,女性不是身体的反叛和女性意识的觉醒,恰恰是自传统以来的女性无法摆脱的角色和性别的命运悲剧,语调平静,但又满是哀伤、嘲讽、自怜、无奈和愤懑,呈现着她对外在世界和自我内心的那种独特而敏锐的感受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