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文化热点>>字号: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

发布时间:2018-12-26 11:26:18 | 来源:中新网 | 作者:高凯 | 责任编辑:李汀

舞台上挂着金灿灿的“守旧”,舞台中央放着中式的桌椅,《名优之死》开幕前就体现出浓浓的京戏味儿,让来看话剧的观众眼前一亮。

幕起,锣鼓声起,一片热闹的戏班后台景象展现在观众面前。

12月20日起,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新排大戏《名优之死》与观众正式见面,一代戏曲名伶的台前幕后戏梦人生就此展开。而这部跨年的新作也将伴随观众辞旧迎新,在老戏里品出新味道。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田汉诞辰120周年,此番将他的代表作《名优之死》再度排演,是北京人艺对经典的致敬,也是一次对于老作品的探索与创新。

不仅任鸣、闫锐两代导演首度携手,在演员方面也给出了闫锐、李小萌、杨佳音等清一色年轻阵容,让作品充满朝气的同时更有着稳扎稳打的沉稳感。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从对剧本的解读,到舞台最终呈现,《名优之死》都不同于以往观众的印象,不仅将单线条的故事内容做了极大程度的丰富,而且对主题的挖掘更加深入——什么是规矩和气节。刘振声的一句“我活着是为了唱戏”,道出了一代戏曲人对传统艺术的坚守。全剧高潮部分,全场响起的梨园行行规,更让人为之震动。正如导演任鸣所言,一个行业的规矩和气节,关系着它的生存和毁灭。呼唤做人从艺的规矩和气节,这也是该剧在如今推出的现实意义。

从开场大京班的武生们的一段武戏,到剧中刘凤仙的《贵妃醉酒》,刘振声的《打金砖》,此番观众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不仅看到了一出话剧,更欣赏了精彩的京剧片段。从身段到唱段,《名优之死》都演出了实打实的真功夫。原本做过专业花脸演员的闫锐,扮演起刘振声这样的文武老生来,虽有戏曲功底,可在他的专业眼光看来,行当不同,一切都等于重新开始。又担纲导演,又是男主角,闫锐却没有一天不练功,到舞台上,无论是一段“打把子”的武戏,还是《打金砖》的文戏,闫锐都赢得连声叫好。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登台史春阳摄

一边要塑造人物,一边还要练功,两边都要下功夫,但剧中的青年人们一个也不落后。更难得的是,学钢琴出身的李小萌,为了扮演刘凤仙,切切实实地从零起步。花了两个多月苦练唱做,如今耍起刀花,亮出嗓子,不仅形神兼备,举手投足更是与剧中人物人戏不分,让人很难看出她非科班出身,几个经典京剧片段甚至达到了不输专业的水准。

剧中的外援更是戏曲观众群的熟面孔——剧中饰演小花脸左宝奎的刘宸,就是专业戏曲演员和教师,他的松弛与幽默给剧中紧张的节奏添上了些许轻松的色彩。而剧中琴师虽然台词不多,但扮演者赵宇来头可不小,作为京剧名家张火丁的“御用”琴师,他既是剧中的角色琴师,同时也要为人物的每一个唱段现场伴奏。从唱念做打到演出配乐,这次,北京人艺用专业精神在话剧与京剧间实现了无缝衔接。

在舞美设计上,该剧借用戏曲舞台的元素,巧妙融于话剧舞台,既是舞台实景,又是虚构空间。虚实之间,空间无限扩张,而人物则融于空间内,体现出大时代命运沉浮间,个人的渺小与宏大。开场的“守旧”,尾声的“同光十三绝”背景,让观众如同走入梨园旧梦,感受民族文化的珍贵,追忆起一代代人坚守的精神宝藏。人物服装上,闫锐和李小萌在戏中戏里采用全套的京剧头面和服装,堪称美艳,让京剧的精致与华美,流转于舞台之间,共同打造一场戏里戏外的视觉盛宴。

让看话剧的观众欣赏戏曲之美,也让听戏的观众感受话剧的跌宕起伏,《名优之死》将在舞台上下、新老交融间带观众从2018年跨越至2019年,为过去的一年收官,开启新一年的演出序幕。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