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要闻>>字号:

亲历记之钱耕森先生(一):不断探索 终成正果

发布时间:2018-11-08 14:29:12  |  来源:中国网国情  |  作者:汪致正  |  责任编辑:薛珊

2018年春节大年初一晚上,CETV-1(中央教育台一套)播出被誉为“当今国学教育和学术研究领域最高奖”——汤用彤学术奖颁奖仪式,将2017年度学术奖颁发给了安徽大学资深教授钱耕森先生和已故四川大学卿希泰先生。

多学科独立研究学者汪致正根据多年来向钱耕森先生请教学习的亲历,从学者评价、学术功底、治学态度等多个方面,对钱先生在学术史中的卓越贡献及深远影响进行娓娓道来地讲述。无论哪个层面,皆可看出钱先生荣获汤用彤学术奖是实至名归。以下为第一篇。

不断探索 终成正果

钱先生自1951—1958年就读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哲学系至今,66年来不断探索,始终乐此不疲,晚年厚积薄发,终于获得了应有的褒奖。据钱先生讲,他获此奖事前一无所知,是由于他创建了新的哲学体系“大道和生学”,并将史伯作为中国哲学史上的第一位哲学家,从而将中国哲学史提前了约300年。史伯比西方哲学史上的第一位哲学家泰利斯(Thales)早了约200年。故此评委们给予他“汤用彤学术奖”殊荣。著名的年近百岁的老哲学家北京大学张世英教授和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家成中英教授等给予高度评价,多位学者和本人就“大道和生学”写过几十篇有关研究文章,公认他跻身为哲学家。从下面节选的部分学者对钱先生以及他的“大道和生学”评价中,可看出钱先生的哲学成果荣获此奖,乃是实至名归。

张世英先生(北京大学教授、哲学家)曾评价说:“拜读了大作‘大道和生学’,敬佩之至。你已是卓有成就的大家,还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中华文化作出更大贡献。”(2014年3月26日)又评价说:“拜读大作,不胜敬佩。功底深厚,卓有新見,我国学界亟需你这样的学者。我雖然也做点国学研究,但写不出你这样高水平的国学文章。‘師不必贤于弟子’,信然。”(2015年3月5日)最近,还评价说:“我发现钱耕森老师的思想成就的特点,有两条,一个是有创新,有新见,比如说最明显的是,他提出史伯是中西哲学史上第一个哲学家。我们现在学术界,一般来讲,创新的东西不多,就是说老话,是冯友兰的照着讲,而不是接着讲。钱耕森老师的思想成就除有创新外,另外还有一点,他的创新都是有根有据的。所以他的第二个特点是功底很深。”“近多少年来我跟他联系比较多,跟我欣赏他这个有关,又有创新,又有根底。”(2018年5月6日)

杨柱才(南昌大学教授)说:“张世英先生对于您的‘大道和生学’给予如此高的评价,实在是对于您的如实肯定,也是对于中国哲学创新的赞许与期待。张先生的论著中西贯通,耐人寻味,代表了现时代中国哲学的一个高度。” (2014年03月27日)

成中英(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哲学家)说:“‘和生’之说,确为中国哲学最重要及最早期的概念与思想,此说也可说隐约于周易经说之中,故属于中国哲学的原生概念。鸿文联系史伯与老子加以发挥,并以大道立论,实为灼见。此说显然优于当前有人提出‘共生’之说。” (2014年12月31日)

方克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哲学家)说:“大作揭示了老子‘道生’说与史伯‘和生’说之间的内在联系,将其贯通、整合、提升为‘大道和生学’,是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一个重要创见。大作《‘大道和生学’简论》只有短短七千字,讲清楚了中国哲学中宇宙生成论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个人是很欣赏这种平实学风的。我以为‘大道和生学’的创构是成功的。” ( 2014年09月26日)

朱贻庭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家)说:“多年前,你和我谈到‘和合’与‘和生’,认为‘和生’更能代表古典中国哲学关于‘和’的辩证法精义。我完全认同你的观点,后来在多篇文章中都提及你的这一观点,明确写明‘和生学’是你最先提出来的。最近在为《探索与争鸣》写的一篇短文中,从文化学的角度又一次论述了‘和实生物’的辩证法。再一次提出‘和生’较之‘和合’为妥。”即“我们赞同这样的观点,古典中国哲学关于‘和’的思想,与其说是‘和合’哲学,不如说是‘和生’哲学。” ( 2015年02月23日 )朱贻庭又说:“张立文教授把中国哲学概括为‘和合学’,我以为不如称为‘和生’学或‘和生’哲学。对此,钱耕森教授早已指出,并有论述。我同意他的观点。” (2015年02月25日 )

金春峰(人民出版社资深编审)说:“‘大道和生学’为吾兄力作,字斟句酌,大有朱子‘格物补传’之风。‘为往圣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吾兄殆新张子也。较之‘仇必和而解’‘兼和’‘和合学’,一‘生’字画龙点睛,得往圣道统之妙。但我不喜欢只作空泛的赞扬。虽吾兄对史伯与老子的联系及思想内容分析精到细緻;但我个人偏向‘以他平他’,此‘平’非皆和平、融洽、公平、平等,亦含激烈之矛盾、斗争。……学贵切磋,和而不同。在《冯友兰的哲学生命历程》一书中,我也曾提出上述观点,认为‘仇必和而解’的命题是不周延的。旧的‘解’了,新统一体又会有反有仇,又要经历‘解’的过程;否则世界就不会有过去、今天、未来了。重又提出,盻吾兄指教。” (2015年02月28日)

牟钟鉴(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哲学家)说:“大作《大道和生学》已见报拜读,确实很好,正是当代社会化解各种冲突、实现和谐所需要,表现出强烈人文关怀。虽然张立文教授和合学中已提出‘和生’理念,而吾兄对其内涵另有更多更新的阐释,增强了其理论的丰富性与实践品格。吾兄拟写《大道和同学》,弟十分盼望早日面世。因吾兄所思与弟一致,即‘同’除了‘同而不和’的负义,亦有不排斥‘和’的正解,如‘大同’……‘同’可以在不同层次上使用,具有多样性含义,正需要学人深入阐发。吾兄年事渐高而理论创造力不减反增,令我钦佩。老中青三代学人共同努力,新时期的学术繁荣将会出现!” (2015年03月06日)

董金裕(台湾政治大学教授)说:“对你的弟子所作安排(召开黄山文化书院成立25周年纪念暨钱耕森‘大道和生学’学术研讨会)甚表赞同,发扬师说即是对老师的最高敬意。” (2013年12月18日)董金裕又说:“拜读大作,深感内容颇能掌握中华文化的精要,用心恳切,极有裨于世道人心。谨此表达敬佩之意。” (2013年12月24日)

李存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说:“近日拜读‘大道和生学’的运思轨迹等材料,觉先生把史伯与老子的思想结合在一起,提出‘大道和生’的学说,已为当今哲学界立一重要的新说,可喜可贺!” (2014年05月03日)

刘笑敢(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说:“关于和生学的大作和相关资料刚刚拜读一过,十分感佩,将老子与史伯等思想结合为一体,不仅有学术理论上的新意,更有现实的启发意义。其中以他平他的议论和发挥尤为精彩,我深深赞同。在上位者不能只求与己相同之见,只亲与己相近之人,而应平等辅助千差万别的万物之互动与共生、共荣。这对今天对一切在上位者都有重要的启示和警示作用。祝贺您老当益壮,新论迭出,启我后辈,教晦世人。” (2014年12月31日)

李晨阳(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说:“您的‘大道和生学’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揭示了中国哲学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应该受到中国哲学界的重视。” (2013年12月23日)

王蓉蓉(美国洛杉矶罗耀拉大学教授)说:“希望您能继续做史伯的研究。国外对他的研究很少,特别是哲学界,很少有人知道史伯。您的研究是有很高的国际价值!” (2014年12月31日)

郭齐勇(武汉大学教授)说:“您与张世英先生都十分了不起,都是我们的楷模!还有我们这里的杨祖陶先生等。您等都是退而不休,潜心学术的榜样。” (2014年03月27日)

张其成(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说:“您将史伯‘和实生物’与老子‘道生万物’融贯、提炼为‘大道和生学’,不但具有理论上的创新性,而且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与时代价值。我很赞同!史伯、老子‘大道和生’思想与易学‘阴阳中和’思想一脉相承,是中华民族贡献给全人类的重要文化资源,具有永恒的魅力,对促进身心和谐、生态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和谐必将发挥重大作用!” (2015年01月08日)

白奚(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说:“您提出了‘大道和生学’,是一项重要的、创新性的学术成果。当然,如果没有长期的积淀和沉潜的哲思,这样的创新是难以实现的,这也是我等后辈学者日后努力的方向。您的‘大道和生学’将史伯的思想和老子的思想细密地联系了起来,令人信服地梳理了其中的理论联系,理清了中国古代思辨哲学的发展脉络,更为重要的是深入发掘了其中的普遍价值和意义,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和世界的和平发展贡献了古老而常新的中国式的思想助力,实在令人敬佩!” (2014年11月13日)

杨朝明(山东曲阜孔子研究院教授)说:“看到先生倡说的‘大道和生学’影响越来越大,十分高兴!无论从学术价值还是现实意义,晚生都觉得应该好好研究!” (2015年01月06日)

舒大刚(四川大学教授)说:“恕我孤陋闻,对于先生的高见,我平时知之不多.从来信中得知,张世英先生郭齐勇先生李存山先生等海内名家,都对先生高论极具称道,可见先生高识雄文,可与日月同光,与山海同久矣!” ( 2014年09月06日)舒大刚又说:“近来我们承担某省国学教材编撰,比较系统地思考应当向当代青年传输些什么传统文化、优秀价值和核心精神等问题,越来越觉得先生揭示的‘和生’说可谓抓到中国文化的核心问题,‘和实生物’的原理,不仅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在人类社会也是人们奉行的基本法则。……‘和生’说不仅揭示了万物生成的客观规律,而且还树立了处理人事、成就事业的绝对真理!值得很好玩味,也值得认真继承!” (2015年01月21日 )舒大刚还说:“先生的鸿文应当大力宣传,使其多多地嘉惠国人.” (2015年03月04日 )

刘固盛(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说:“大作拜读,获益匪浅!‘大道和生’,我觉得非常好。” (2014年03月26日)

李若晖(复旦大学教授)说:“拜读大作,首先感动于您年届耄耋仍然笔耕不辍,真令我辈羞愧。大作从大处着眼,于细处下笔,宏微浑然,玉音天成,令人钦佩。尤其立足中国,激发本土思想资源,当人类面临生态环境危机之际,振发中华古圣之韶音,使今人知传统之不可忽,外人明中华之不可轻,伟哉斯文!” (2014年09月30日)

陈居渊(复旦大学教授)说:“先生于中国哲学用力最多,功夫亦最深,所提‘大道和生’新说,无疑为当今中国哲学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起点,足以矜式士林!” (2014年10月13日)

曹峰(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说:“您的大作,既有学术性,也有现实意义。我觉得大家都讲得非常好。” (2015年01月05日 )

王晓昕(贵阳学院教授)说:“‘大道和生学’作为创造性哲学,已为坊间所公认!” (2015年03月04日)

蒋国保(苏州大学教授)说:“以先生之高龄,在晚年以不懈之研究,创造大道和生学,于中国哲学之发展,于现实理论之推进,均有积极意义,对我辈后学启发极深。” (2015年03月04日)

王世华(安徽师范大学教授)说:“大作认真拜读了,深受启发和教益。您第一次提出了‘大道和生学’的理论,确实把以往的研究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我于哲学虽是门外汉,但读您的文章仍饶有兴趣。文章句句在理,深入浅出,论证逻辑严密,丝丝入扣,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宏文真是我多年未读过的好文章。相信在《光明日报》刊出后,会在理论界产生强烈反响和共鸣。特向您表示衷心祝贺!先生已年逾耄耋,但退而不休,孜孜不倦地研究学问,不断推出新成果,真是我辈学习楷模。唯祈先生多多保重!为自己,也为学术界。” (2015年03月06日)

郭淑新(安徽师范大学教授)说:“大作拜读,受益匪浅。‘大道和生学’的提出,无疑是先生对中国哲学的一大贡献。学界有如此多的前辈和大家对先生的思维劳作给予甚高的赞赏和肯定,使后学敬佩之至!期盼今后能够经常得到先生的指教。” (2014年09月02日)

朱汉民(湖南大学嶽麓书院教授)说:“谢谢让我分享您的大作!您的深刻思考给我很大启发。” (2015年03月08日)

王光汉(安徽大学中文系教授)说:“大作拜讀,十分感佩!典籍中諸多提法,先生融會貫通,使我深受教益。” (2014年06月25日)王光汉又说:“在网上找到该文,读到现在,受益甚多。对先生独到的思索、平实的分析,十分敬服!我还会再读几遍!” (2015年03月04日)

黄开国(四川师范大学教授)说:“您的大道和生学对古代和同之辩做出较前人所没有更深入发明,提出大道和生学,很有意义,引起学术界的重大反响,是必然的。我读后也是感触良多。” (2015年03月17日)

汪致正(多学科独立研究学者)说:“钱耕森先生提出‘大道和生学’……他的新哲学体系是先从史伯提出‘和实生物’说入手,初创‘和生说’,又从老子‘道生万物’说入手,再创‘大道和生学’。该哲学体系无论在人类社会的认识和实践进程中,还是在自然界的自然而然发展变化中,都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和生、道生、大道和生’学说都集中从事物的‘平’、‘平衡’这一个重要方面揭示了‘平衡状态’、‘平衡关系’在事物发生、发展、变化中的重要作用。该学说对于认识事物的本质与规律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 (2017年04月19日)(作者:汪致正)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