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乐亭鲜桃进京记

发布时间:2017-09-26 18:15:29  |  来源:乐亭网信办  |  作者:刘江涛 王岩军  |  责任编辑:文化站点

5月7日早晨5点,东方刚刚露出晨曦,乐亭县马烧纸庄村的设施桃生产区却早已是一片忙碌。棚室里,桃农提着篮子采摘着成熟的鲜桃;棚室外,一筐筐鲜桃被分拣装箱;小路上,各家各户的电动三轮整齐地码放着成箱的鲜桃。

“要让北京人吃上当天采摘的鲜桃。”桃农马良东一边忙着装箱,一边告诉笔者,“早晨3点就进棚干活了,要赶在8点之前把鲜桃摘完、装好。”

马烧纸庄村是远近闻名的设施桃专业村。2016年,全村设施桃总面积近2000亩,拥有各类棚室1000多座,每户桃农少则5至6座,多则20来座。

过去,马烧纸庄村都以传统种植业为主导,收入单一。1998年,村党支部书记马晓波上任后,就开始带领村民寻求产业突破之路。

“那时候村里穷,能盖得起新房的都不多。”几经考察,马晓波看准了设施桃产业,并成为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靠着辛勤努力获得了丰收。有了致富带头人,村民们快步跟上,设施桃产业“一日千里”,成为马烧纸庄的支柱产业。

上午9点,载满鲜桃的三轮车陆续汇集到村里的小广场上,3辆载重货车打开了车厢围栏正在“待命”,一辆白色的客车也在一旁静候,桃农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装车!”马晓波一声清脆地吆喝,整个广场迅速忙碌起来,不到一个小时,900箱鲜桃就装载完毕。

上午10点半,整装待发的货车点火发动,桃农们井然有序地登上客车,和丰收的鲜桃,一起向北京进发。客车上,有的桃农们讨论今年的收成和各自的种植经验,有的桃农则抓紧时间“补觉”。

谈到为何要到把鲜桃直接卖到北京,而不是在“地头儿”卖给收购商,马晓波一言以蔽之:“为了多赚钱”。直接卖到北京市场,每斤鲜桃少则多赚一两毛,甚至可多赚近1元。“不仅销售价格更高,咱们的鲜桃还能获得更合适的分类分级。”马晓波告诉笔者,收购商在“地头儿”收货,会按鲜桃的个头、色泽进行非常严苛的分类,往往有40%以上的鲜桃被“挑拣”出来,被压到较低的价格,甚至拒收。而在北京市场,分类分级会更加合理,被“挑拣”出的鲜桃比例要小很多,桃农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经过4个多小时的跋涉,下午2点半,载满乐亭鲜桃的货车抵达了北京瑞兴隆市场。熟稔地停靠在市场一角,马晓波和几名等候多时的客商打过招呼,就带领桃农们开始卸载货箱。客商们围拢过来,开箱验货,与桃农各自谈拢价格,整个过程简略而迅速,流露出浓厚的信任与默契,不到40分钟,900箱鲜桃就已经全部“名花有主”。

“每年我都得提前预定才能拿到货。”与马烧纸庄村合作多年的客商李彪说,“马烧纸庄村的鲜桃口感好,外观也不错,很抢手。”

马烧纸庄鲜桃在北京瑞兴隆市场成了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鲜桃产量高峰时期,每天要发往北京4个货车,2小时内就会销售一空。

鲜桃销售一空,桃农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盘算着自己的收入。“预计今年能收入近25万元。”桃农杨永进说,“我现在经营5座温室,3座春棚,在村里还不算大户。”2016年,马烧纸庄桃农平均每户年纯收入达15万元。

下午5点,桃农们帮助客商把货箱装上了货车,乐亭的鲜桃即将发往北京各地。忙碌了一天的桃农们登上客车准备返程,虽然疲惫却满心幸福。

“我们要给鲜桃注册个商标,让带着露珠的鲜桃直接走进北京、天津的大超市。”马烧纸庄的桃农们满怀信心地给鲜桃定好了下一个“小目标”。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