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要闻字号:

艺术家亲属鉴定能否对真假一锤定音

发布时间: 2017-07-10 14:48:35  |  来源: 南方日报  |  作者: 冯善书  |  责任编辑: 文华

“对于已故艺术家作品的真假判断,艺术家家属意见的权威性和专业性是因人而异的,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8日,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书画鉴定专家朱万章在与南方日报记者对话时直指当前艺术家近亲属参与作品鉴定的痛点问题。

当前,已故的当代画家作品已经成为国内书画市场交易的新热点。由于这类画家的作品在市场上的流通往往夹杂着大量的工业造假或人为仿冒的赝品,为了防止和平息交易双方针对作品真假产生的争议,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近亲属开始主动或被动地介入到市场交易。

不过,著名花鸟画家王憨山亲属近期公开与书画经营者“互撕”的事件,则反映出当前艺术经营界对艺术家亲属的意见并非一边倒的认可。对非专业的收藏者来说,到底应该如何在交易实践中去把握艺术家亲属鉴定意见的权重?

王憨山家属与经营者公开“互撕”

前不久,王憨山夫人谢继韫及其长子王雪樵在湖南省娄底市,公开实名举报收藏家刘某涉嫌侵犯王憨山著作权的事件,引发收藏界高度关注。

王憨山是当代极具代表的中国花鸟画家,以其作品“重、拙、大”的审美法度著称于世的。记者调查发现,王氏家属与刘某的纠纷并不是第一次通过网络在全国公开化。两年前,刘某曾在博客上发表题为《祸起王憨山》九十多回的文章,讲述他与收藏界和王憨山家的各种恩恩怨怨。所有关联性事件的直接焦点均指向同一个问题:刘某多年经营的王憨山作品涉嫌造假,或侵犯了王憨山的合法著作权。

既然作品的真实性存在争议,为何不请出王憨山先生亲自来进行眼学鉴定、从而定纷止争呢?问题正出在这里,早在17年前,王老先生便已经驾鹤仙去。加上王氏水墨虽有很高的艺术识别度,但其拙朴大气、用笔刚硬的艺术特征极易被别人仿冒,就连书法也是如此。因而,王氏家属和刘某有关作品的真假争议,从一开始就闹得不可开交,直到今天仍然得不到解决。

在艺术品市场上,证伪的话题可谓老生常谈。事实上,谢继韫也不是第一位站出来向书画经营者“说不”的艺术家亲属。早在十多年前,广东省珠海市博物馆就发生过类似的尴尬场面:在该馆举行的《国之瑰宝——黎雄才关山月作品展》中,展出的4幅落款“关山月”的作品和34幅落款“黎雄才”的作品,均被闻讯赶来的关山月之女关怡和黎雄才之子黎捷现场认定为赝品。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展品提供者事后不断公开黎雄才生前在家中与画作收藏者的合影以及人民美术出版社为纪念黎雄才先生逝世一周年而出版的《黎雄才作品集粹》等“可以证实展品真实性的证据”,但家属现身质疑仍然对这次展览的专业性造成了深远影响。由于艺术家家属与展品提供方各执己见,无法调和,由此亦掀起了业界有关“家人鉴定为画作真假一锤定音是否合理”的争论。

亲属出具鉴定意见可提升交易效率

不过,尽管业界对艺术家家属参与鉴定的行为褒贬不一,但从这些年的交易实践来看,艺术家近亲属或其学生的意见在当前混乱的书画市场中,仍然对交易双方发挥着不容忽视的定纷止争的作用。

1997年去世的黄胄是当前国内书画拍卖市场非常活跃一名中国画家。早在十多年前,他的夫人郑闻慧女士就积极参与经营机构组织的各种鉴定活动,为出现在流通领域的黄胄作品的真实性把关。荣宝公司曾经向市场推出过一批共11幅黄胄的作品,在经过郑闻慧鉴定为真迹后,全部均以高出底价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价格成交。

不过,郑闻慧的鉴定意见能够得到学术界和经营界的普遍认可,与其自身的教育背景也有很大关系。据郑闻慧自己称,其上世纪中期就读于西北师院艺术系,是黄胄的学生,1955年与黄胄结婚后,直到1997年黄胄去世,彼此共同生活了40多年。其以前就学画,是吕斯百先生的弟子,后来在黄胄的帮助、鼓励下,开始学习花鸟画创作。尽管对其他画家的作品她没有很多发言权,但对于黄胄的画作她是比较了解的。

在岭南,关山月的女儿关怡对其父亲的作品真伪鉴定,亦有着很大的市场影响力。“凡是经关怡鉴证的关山月作品,往往都能在市场上拍出高价。”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告诉记者,他身边有一批藏家,对来路不明的关老作品,都会要求看过关怡的鉴定意见才会参与举牌。

拍卖行对家属的鉴定意见历来也非常重视。2015年秋拍,广东崇正就组织过一次关山月、黎雄才精品画作的专场,50余件作品经过关、黎两家亲属鉴定确认为真迹后,才能送拍。

当然,在国内书画经营圈,能听到的家属参与鉴定的事件亦不乏丑闻。北京某拍卖公司以7280万元天价拍出的一幅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据称事前徐悲鸿长子“还出示了真迹证明书”,然而,事后却遭到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一届研修班10位同学联名发出公开信,指出这幅油画是当年他们班某位同学的习作,同时发布的还有场景、人物都相同的5幅画作,均是当时的习作图片。

兼听则明 偏听则废

近30年来,随着一大批国内著名艺术家的相继离逝,使得其留下来的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变得水涨船高。譬如岭南画坛的关山月和黎雄才两位画家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成交均价早已突破20万元/平方尺,个别精品甚至被资本炒到每平方尺100万元或更高的价格。

正因为牵涉巨额的经济利益,当代中国画板块已成为造假和贩假的重灾区。在真与假的问题上,到底谁说了算?王憨山家属与刘某的“公开互撕”,似乎揭示着这个问题至今无解。

在艺术家、收藏家罗渊看来,名书画鉴定真伪是个难题,第一是艺术作品很难有科学数据,都是凭经验、感觉,但这不是最大问题,亲近的人和专业人士,还是能基本鉴定。第二是有利益驱动的真伪鉴定,这就真是大难题了。因为作假有暴利,慢慢就锻炼出造假专家,而且有团体,有反侦查能力,有计划有局,必要时可以反击真鉴定。根据目前中国的社会法制进程,暂时无解。“相比之下,在排除有利益牵扯的关系后,家属的鉴定意见还是可靠性比较高的。”

不过,在鉴赏家朱万章和刘志强看来,家属的鉴定意见是否可靠是因人而异的,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艺术家的家属,本身就是画家,他们有专业的教育背景和审美眼光,其鉴定的意见相对就比较可靠。”

收藏家高鹏飞也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关怡的优势在于她不仅是关山月的儿女,而且常年在其父亲的身边,相当于是关山月的秘书,可以经常观察到父亲的创作情况。因而她的鉴定意见相对是比较专业的。但是,这种特殊在当前整个艺术圈实在太少了。大多数著名画家的家属是不具备这样的先天条件和后天条件的。“对于其他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和专业性的家属的鉴定意见,如果被一些拍卖行过分地宣传和放大,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那只是一种商业的噱头,收藏者千万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能轻易相信,否则就会上当受骗。”

“就算是像关怡、李小可这样的比较可靠的家属的意见,在实践中也只能作为一种参考。”高鹏飞认为,一名成熟的收藏家,既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也要学会多听不同人士的意见。

“即使是艺术家自己的意见,也不能全信。”微水墨创始人滕召文结合自己多年的交易经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特别对于自己几十年前创作的作品,很多艺术家自己都可能记不太清了。”广州美院教授周波就表示过,画家在鉴定自己作品时理应有较大的话语权,包括其直系亲属、配偶,但画家毕竟也是人,特别上了年纪后有时难免记不清早期的作品。

或许正因如此,近年来,由关山月艺术基金会、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与雅昌艺术网联合发起的关山月作品鉴证备案,是由主办方组织的专家委员会来完成,而不是靠关山月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关怡就一锤定音。

记者 冯善书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