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要闻字号:

黄盈眼中的铃木忠志:亦师亦友从不以日本大师自居

发布时间: 2017-06-26 11:08:37  |  来源: 北京娱乐信报  |  作者: 王菲  |  责任编辑: 文华

上周末,日本著名戏剧人铃木忠志作品《特洛伊女人》亮相国家大剧院。铃木利贺剧团的演员们在舞台上以震撼人心的身体能量为观众呈现出战后绝望无助、苦难苍凉的众生相。其导演的《酒神狄俄尼索斯》也将于6月27日至29日接棒上演,助力2017国家大剧院国际戏剧季。从2014年戏剧奥林匹克首次与中国观众见面至今,铃木在中国收获了诸多粉丝,也收获了不小的争议。近日记者连线中国导演黄盈,他与铃木亦师亦友,他称铃木为“老师”。黄盈详述了他与铃木从相识到一起排戏的过程,也表达了他对铃木戏剧的理解和对其引发的争议的看法。

43年前作品震撼依旧

这几年从演出到联排,《特洛伊女人》我看过差不多有十遍了。这是铃木1974年的戏,是他的代表作,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这个戏是43年前排的,铃木的美学和方法在这个戏里融会贯通,它是一部能体现老师美学和哲学思辨的戏。这个戏拿古希腊戏剧《特洛伊女人》作文本,他对剧本做了大量删减工作,剧中一些念词则来自贝克特的剧本。老师拿这个古典名著作品和现代剧作家的作品重新结构的文本。

剧中有几场让我念念不忘的戏,老妇人把包袱皮打开,里面装满了生活器具。她拿出一个空的罐头盖扔出去,舞台上响起那种空荡荡的声音。她说,听,这就是特洛伊毁灭的声音。这段戏让我想起了日本战后资源匮乏的时期。在我看这个戏不是简单地呼吁和平,而是让人五味杂陈。走入剧场的观众对该剧会有更多不同的解读,这就是铃木戏剧的魅力所在。

要不断修正改进作品

2013年的时候,亚洲导演节在铃木剧团所在的利贺村举办。铃木看过我排的戏非常喜欢。在告别晚宴上,他把我们剧组成员叫到一起,了解我们的创作现状,问我们要不要到利贺村去排个戏。2014年初春,我带着演员们到利贺村排了《麦克白》,我还记得当时利贺村的雪有3米高。

2015年年底我又去利贺排了新国剧《西游记》,这个戏排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去利贺的山上泡了个温泉,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儿都推翻了,又重新排了一遍。这个戏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重新讲述了唐僧取经的故事,争取明年和观众见面。

老师觉得我在排戏中途做出大幅修改是好事,他说一件事情如果进行得特别顺利,要么你是天才,要么就是做得很糟糕才会给人以“顺利”的感觉。他给我的激励是不能把自己当天才,要不断对作品修正改进。

要为东方文明而斗争

我的经历和他有点儿像。他早年去法国演出,受到了路易巴罗的帮助,他开始重新思索戏剧该怎么做。我30多岁去了法国阿维尼翁演出新国剧《黄粱一梦》,那是我第一次到法国。我的感觉是我们作为中国的艺术家,不应该只做西方舶来艺术的“小崽儿”,找找人家资产阶级的感觉,自得其乐,那非常可笑,你只是在抄而已。你这样去面对西方的观众,永远要比他们的艺术家矮半截。我们自己的文化背景会给我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铃木在利贺看完我的《麦克白》后和我说:“东方文明领先世界很多年了。在最近的一二百年里,西方文明厉害了,东方文明处于劣势,这让我们显露出失去自我的姿态。实际上我们不应该屈服,我们要斗争。”他这句话,给我的感受很强烈。

从不以日本大师自居

老师给了我很大力量,咱们一提铃木,都说他是日本戏剧大师,好像他从日本民族传统艺术中吸收了很多东西。但是我和他交往的时候,他从来不以日本大师自居,他对日本传统艺术,有的时候还持强烈批判态度。他的思路和美学追求,并不是按照传统继承的路子来的。

美国人为什么喜欢铃木?铃木的方法,日本大学没有教,美国大学却教。铃木常说,文化有国界,而艺术是无国界的。美国演员崇尚解放身体的自由,铃木的训练方法则要求你加强控制力,要注意力集中,这和美国演员的表演有很大的互补性。

在铃木这儿,和西方平等对话是第一步。铃木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艺术观的打开。我们不应该说这是我们国家的方法,我用;那是他们国家的方法,我就不用。老师曾说,当你突然听到巴赫音乐的时候,你会想这个作曲家是巴赫,但当有人问你巴赫是哪国人时,你可能就要稍作反应了。他的训练方法和他的戏给人感觉是非常“严苛”的,但他的心灵是打开的。

训练法能提升控制力

铃木的训练方法对一个表演者而言有两方面的提升,一个是让表演者注意力集中。咱们跟北京这种大城市生活,一天有八件事儿等着,恨不得自己三头六臂。随着你做训练,你会发现,你慢慢会执着于一点,把别的东西摒弃掉,你的注意力会更加集中。我另外一个感受是,铃木的训练方法比对演员的控制力有很大帮助,

我们很多演话剧的演员,平时什么样就什么样了,不训练自己的身体,不磨炼自己的精准度,这就好像一个拉提琴的人不练琴,特别可笑。演话剧上场前连嗓子都不带清的,打着打着扑克把牌往前一推就上场了。你在台上想伸个手,你的形体能不能一次到位?你想表现的随意一些,你能否表现出你想要的随意?演员是三位一体的,演员应当做到对自己的身心控制自如,注意力集中,应该把身体训练变成毕生的功课。

对戏剧要负起责任来

观众对于铃木戏剧的观感有很大差别,评论两极化,但我们所听到的评论中有多少是来源于普通观众的?我们听到的反馈可能大都来自艺术工作者和专业人士。

一个戏引起好恶争论,所以更应该去看看,看看大家争论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看完之后再去评论,比还没看戏就道听途说强。普通观众可以表达一个戏是闷还是精彩,但是艺术工作者不应该简单地说我喜欢或者不喜欢。如果你讨厌这个戏,那么当你创作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如果你喜欢这个戏,当你创作的时候你又会怎么做?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他的戏进入国家大剧院演出,这是我们一直期待的。但他说,你们不但要引进作品,也要培养自己的艺术家。他对我说,你们对戏剧要负起责任来。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