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文化热点字号:

邓伦的2017:《白鹿原》《欢乐颂2》一死一内伤?

发布时间: 2017-06-02 14:32:48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张坤玉  |  责任编辑: 文华

邓伦

生日:1992年10月21日

出生地:河北省石家庄

星座:天秤座

身高:185cm

院校:上海戏剧学院

代表作:

电视剧《欢乐颂2》《白鹿原》《十五年等待候鸟》



2017年,邓伦主演的作品集中上映,继《因为遇见你》热映人气飙升后,他参演的《白鹿原》《欢乐颂2》《特工皇妃楚乔传》也相继播出。有人好奇,邓伦什么来头?为什么资源这么好?“我多希望自己有个后台,每天就不用这么累了。”面对记者的好奇,邓伦笑着说。这些大戏的集中播出,正说明了邓伦的工作量,邓伦闭目算了算,告诉新京报记者,“从拍《封神》之后我几乎没怎么休息过,这两年休息的时间加起来应该是不超过一个月。”

小时候

军人家庭,只想好好学习

邓伦的父母都是军人,从小生活在军人家庭的他,其实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以后会成为演员。“我们家里我能叫上来的长辈,就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我从小也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做这个。我小时候是跟姥姥姥爷长大的,我姥爷是人民大学心理学毕业的,后来又学了哲学,然后做了大学教授,姥爷就是一个文人,所以小时候我也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邓伦小时候上学,最常见的作业就是要默写生字,“那个时候,比如我上完一年级,我在上二年级之前的那个暑假,就要把二年级所有要学的拼音跟生字自学,然后默写。”这就是邓伦姥爷从小对他的教育模式。对邓伦来说,开始萌生要考艺术院校的想法,就是单纯地认为这样能上一所更好的大学。“后来学校成绩一直一般,靠着文化课成绩不可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清华、北大、复旦,都不太可能。又不想在家里,想走出去。所以就想着能不能学一个特长,有助于让我考上一个更好的学府。”

艺考时

只身上京,住地下室也快乐

当时有同学正在为艺考做准备,邓伦也去咨询了一下。老师觉得邓伦条件非常好,硬是留下他,要他一定要学,一定要参加艺考。“那个时候也没什么想法,老师觉得我行,那我就试试呗。参加艺考也考上了,就顺其自然地去了上海戏剧学院。然后就是在上大学期间,开始对表演感兴趣,决定我以后一定要做这行。”邓伦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运,总是能在最困难的时候,有贵人相助。“我很感谢艺考前培训班的老师,当时我最迷茫的时候,她一直鼓励我,让我一定要参加艺考。”

艺考的过程中,邓伦也吃了不少苦,但是他如今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是最美好的时光。“我是来北京参加艺考的,爸妈都没跟着,我自己一个人在北京。我记得那会儿还真是有地下室,不是很破的那种,就是在地下,很小的那种小酒店,没有窗户。我记得那会儿是80块钱一天。我考了好多学校,前后考学在北京住了一个月。”但是邓伦觉得那会儿特别的快乐。“那个时候再也回不去了,每天什么都不想,就是打印材料,然后坐地铁去考点考试。那个时候对北京也不熟,考完试就自己背着包在北京瞎溜达。”

初入行

连剧本都不会看

顺利考入大学的邓伦,依旧延续着自己的幸运。大二时,邓伦被选中出演了琼瑶的戏《花非花雾非雾》。“我当时其实是陪同学去见组。我们几个朋友约着晚上吃饭,这个朋友下午要去见组,他说你要是没事就跟我一块去吧,见完组晚上咱就一起吃饭去了。我就跟着去了。到了地方,他进去了,我就在楼道里等着。一个副导演问我是不是来试戏的,我说我是陪朋友来的,他给了我一场戏,让我也试试。结果就试上了。”

在这次试戏之后,到真正出演《花非花雾非雾》中的“徐浩”,邓伦其实还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反复试戏的过程。“我记得第一次试戏天还挺冷的呢,结果到了夏天才开机。前后得试了几十次。”邓伦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特别地单纯,“我当时剧本都不会看,词也记不住。像剧本上除了台词,还有反应的描写,我当时还在想这个用不用念。接到通知,说确认我来出演,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小白囧事

刚开始拍戏的邓伦,对拍戏完全一无所知,“机位在哪儿,怎么拍,都不知道,都是一点点才适应的。直到快杀青了,我才知道走戏走位是什么。”当时还是演员小白的邓伦,在片场惹了不少尴尬,“我记得有一场戏,很多演员都在,导演说要走一下戏,其实就是大家把各自的位置走一遍,不用真演。但是我不知道走戏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敢问,全是懵的。当时我们是台湾导演,我还琢磨难道台湾导演说拍戏就是走戏?因为我看了剧本,所以我知道应该从哪走,说什么台词。我看大家都按部就班,很自然地在各自的位置上,我那场戏是要从门外跑进来给他们送饭。我就特别二的从门口进来,特别大声地喊‘饭来了,快来吃吧!’当下,我就能感到所有人都用很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我当时觉得哪不对似的,但是又怕录像机在拍,也不敢乱看。”

年内重要作品

谈《白鹿原》

一部用生命在拍的戏!

邓伦觉得真正让自己学会演戏的,就是拍《白鹿原》,“我一直都说这是一部我用生命在拍的戏,也是让我成长了很多,变化最大的戏。”《白鹿原》的拍摄要求演员都要提前进组,体验生活,邓伦也不例外。虽然他没有什么下地干活的戏,但是他有很多打仗的戏。“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我牺牲的那场戏,那一场戏,我们拍了一个星期,当时是在一座地图好像都找不到的荒野雪山,车都上不去,我们每天都要爬上去,白天山里都是零下20℃,白雪覆盖着山体。那7天我们到了现场就是先往身上拍血浆,然后满地打滚,弄一身土,再上山找景。”

因为谁都没来过这儿,需要临时找景;导演也很辛苦,到处跑。现场其实很危险,因为雪覆盖着很多路是看不见的。“战场的戏,每天都是炸点、肉搏,我跟佳音哥(雷佳音,在剧中饰演邓伦的哥哥)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每天都能炸一个内裤出来。” 也正是因为拍摄《白鹿原》,邓伦跟雷佳音收获了革命友谊,“我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对手戏最多,所以在无数个没有网络和电视的夜晚,我俩的情谊也越来越浓。”

谈《欢乐颂2》

后续发展让人失望?

《欢乐颂2》中,和其他男性角色不同,邓伦饰演的谢童是一个完全新加入的角色。对于这个注定会引发关注的大IP,邓伦的加入并没有大家想象中复杂。“当时,是他们找到我,我就去见了一下导演,导演觉得挺合适的,我看了剧本也很喜欢就接了。其实很简单。在我之前我也不知道他们还找过谁,我是不是他们的第一人选,这些也都不重要。”

拍《欢乐颂2》让邓伦最深刻的有两场戏,一场是他跟关雎尔在海边的一场戏。“当时是在上海附近的一个小岛上,只有船可以过去。我们在海边的堤坝上坐着,看起来很浪漫,但是很冷很冷,我觉得怎么也得有零下7℃-8℃的样子,把我俩冻得身体都不受控制了。”另一场就是两个人第一次发生矛盾,“那场戏很长,就是在咖啡厅聊天,但是那场戏拍完很难受。那个情绪爆点,我很享受。”

对于《欢乐颂2》里面大家很看好的这一对的未来,邓伦卖了一个关子说:“后面的发展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但是也会让大家失望。”

快问快答

关于 自己

Q:你觉得自己最像哪种动物?

邓伦:像狗狗,我觉得我还挺忠诚的,我也挺乖乖的,但是有时候也会叫两声,我自己也养小狗,我养的吉娃娃,我是要不就养很小的狗,要不就养很大的金毛,拉布拉多那种。

Q:最喜欢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不喜欢的呢?

邓伦:最喜欢眼睛,我很喜欢单眼皮,很幸运的自己就长了一个单眼皮,最不喜欢的没有。

Q: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诉你,你未来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答案,你想知道什么?

邓伦:我挺想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的,我是一个希望有准备的人的,千万别给我意外惊喜,我觉得我好多事没做呢还,得抓紧时间做呢。

Q:有什么很想实现但现在还实现不了的愿望?

邓伦:带父母出去旅游吧,从小到大,一直没有过,特别想带父母好好出去玩一次。

Q:觉得自己身上哪些特点分别像爸爸及妈妈?

邓伦:我性格像爸爸,其实我挺内向的,比较怕生,见到生人不太爱说话。我妈说长相跟皮肤都像她。

Q:心中的理想情人会是怎样的?

邓伦:感觉对对的,连接触和了解都不用,我挺向往两人一看就对那种。

Q: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邓伦: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小时候没好好听姥爷的话,姥爷就走了,姥爷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能好好学习。可能现在反过来想,是一件挺小的事情。

关于 生活

Q: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邓伦:我喜欢看文艺片,如果推荐一部片子,我会推荐《肖申克的救赎》。

Q:有没有喜欢什么卡通人物?

邓伦:蜡笔小新

Q:收藏最多的配饰是什么?

邓伦:鞋,单品就是鞋,各种鞋都有。

Q:最喜欢吃的食物和最喜欢喝的饮料是什么?

邓伦:最喜欢吃辣火锅,我喜欢喝不带气的,不带气的都可以。除了火锅,就是姥姥做的菜吧。

Q:宅在家里的时候会做什么?

邓伦:我有点洁癖,爱收拾屋子,就喜欢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可能家里100年都不会摸到的地方,也都是特别干净的。不断地擦擦擦。

Q:平常会下厨吗?拿手菜是什么?

邓伦:我特别喜欢下厨,只要休息在北京家里,几乎都是自己做饭吃,我没什么拿手菜,太高级的不会做,但是家常菜都会做。我会创新一些东西,比如西红柿炒鸡蛋,我会尝试加不同的东西,放点番茄酱什么的,我挺喜欢琢磨这些的。我尝试的一个创新菜比较成功的应该是一个煎鱼,一般煎鱼就是放油里煎,我是把鱼放在蒜上煎,用蒜香熏那个鱼,还挺好吃的。

Q:你理想中的家是什么样子?

邓伦:说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就是我希望我的家每天都能有阳光照进来,家里永远是暖暖的,然后还有一只吉娃娃。

Q: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邓伦:也不能算是旅行,最喜欢的是在学校,组织全班同学一起出去玩的感觉,我其实喜欢的是那种感觉。当时就去的石家庄周围的名胜古迹。

关于 工作

Q:平时听抒情类歌曲,唱摇滚的时候内心有什么心理变化?

邓伦:对我来说是一个挺大的挑战的,我之前没有太多接触和听过摇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表现,最后有点破罐子破摔了,唱到最后,反正就是把自己的激情全部释放出来就好了。

Q:《欢乐颂2》出场的歌是自己唱的吗?

邓伦:我不知道最后播出的是不是我的那版,但是我自己录了,在剧里的三首歌都是我唱的。

Q:未来会不会尝试电影?

邓伦:会会会!我觉得大部分演员的梦想都是想要拍电影,我也非常想拍电影,一直没有拍,说实话是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对于电影我的理解是比较神圣的,总觉得自己能力还不够,希望再磨炼磨炼,然后去拍一部电影吧。

采写/记者 张坤玉 摄/郭延冰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