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头条图片字号:

“艺考”梦想与现实

发布时间: 2017-03-10 10:21:02  |  来源: 综艺报  |  作者: 黄柏雪 董美圻  |  责任编辑: 文华

又是一年艺考季。

与往年一样,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面试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TFboys队长王俊凯、“奥运女孩”林妙可等明星们的表现被连篇累牍报道,“寻找最美考生”的游戏也让媒体乐此不疲,就像2011年的古力娜扎未考先红一样,未来的大明星很有可能在这些年轻的脸庞当中产生。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影视从业者都能享受到掌声和聚光灯,在演员光鲜的身影背后,还有一大群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者。就像导演冯小刚所说,10%的科班出身加上90%的“农民工”构成了中国式剧组。

这就是中国影视从业人员的现状:“艺考”持续升温,院校持续扩招,业内人士却仍在抱怨人才缺乏;表演、导演等专业一年比一年热,服装、道具、化妆、灯光等基础工种却缺乏专业培训。

艺考的梦想能否照亮现实?精英教育与蓝翔技校,孰重孰轻?院校教育如何向社会实践靠拢?草根基础工种如何培育“工匠精神”?《综艺报》就此专访了影视业界知名导演、制片人、行业专家、院校教师以及培训机构负责人,希望本期特别策划呈现的观点碰撞能给业界带来启发。

“象牙塔”与“接地气”

——聚焦2017年影视艺术院校招生

2017年被媒体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的首要因素,就是“人多”!不少院校报考人数突破往年纪录,单北京考点的报考人数就超过去年全国4个考点的总数。今年各大院校对新技术、新领域课程的开发,也成为2017年“艺考看点”。

“史上最难艺考年”

3月,一档陪伴艺考生从备考到“过关斩将”的大型原创艺考公开课节目——《中国艺考》引发不少网友关注。这档笛女传媒投资拍摄的节目,通过全国赛区严格选出的80名艺考生,从影视表演、播音主持、音乐表演、传统戏曲四个艺术专业进行特训、层层选拔,原汁原味还原艺考现场,为观众揭开神秘的艺考面纱。

《中国艺考》播出两期,节目制作人康权收到学员们来自真实艺考的“战报”:第一季节目中的影视表演专业十强,大部分学员顺利通过各知名艺术高校的艺考初试、二试。其中,吴超通过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二试,罗少巍不仅通过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和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的一试,还通过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三试考试。节目中的导师张恒和叶静感慨这是自己收到的最好礼物,“今年的考生比以往多很多,竞争更激烈,能过关斩将的孩子不仅需要专业实力,还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

今年艺考竞争激烈,各院校的报名人数无一例外比往届高出很多,但名校的录取人数与往年却差别不大。中国传媒大学艺考报名总人次逾3.7万,比去年增加了9700多人次,单北京考点的报考人数,已经超过去年全国4个考点的考生总数,表演专业报录比231:1,广播电视编导报录比106:1。北京电影学院2017年本科计划招生499人,今年总报考人次逾3.8万,同比去年增长25.5%,创历史新高。其表演学院竞争最为激烈,报考人数8500多人次,同比增加900多人次,报录比例114:1。中央戏剧学院报考考生3.6万多人次,比去年增长4000多人次,戏剧影视表演的报名人数为6148人,报录比为246:1。

如此残酷的报录比例,加上今年各学院提高文化知识的考核标准,2017年也被称为“史上最难艺考年”。

今年,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戏剧影视导演、影视摄影与制作等专业,按照文化课与专业课二者综合成绩,从高到低进行录取。对于编导、戏剧影视文学等专业,高考成绩必须达到一本线以上标准。播音主持专业去年起就增加了笔试环节,以考察考生对新闻事件的思考与评论功力。今年电影学院的考官黄磊也表示,“表演专业不是找浓眉大眼的美女、帅哥,而是能够理解角色、诠释角色的有特点的人。”显然,艺考不再是文化课薄弱考生的捷径,知识和文化内涵也成为考核重点。

95后出生的傅博是成功“上岸”的艺考生,目前他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就读。说到自己的艺考经历,傅博的成功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从小热爱绘画、摄影、科学的傅博,高二决定参加艺考,但他却拒绝进入考前培训班,而是在刻苦学习文化课的同时增加阅读量、看大量电影……艺考时,傅博报考了中戏戏剧文学、中传编导、北影摄影、上戏编导等专业。最终,没有参加过任何考前培训的傅博,获得上戏编导专业第三名的好成绩。

“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传媒大学摄影系的面试,那天和所有考生一样面试结束后,考官把我留了下来,进了个小屋,后来一下进来六七名老师,大家一直聊到了晚上7点,甚至谈到了保送的条件,当时自己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从傅博的艺考经历可以看到,院校关注的是考生的全面素质和未来的可塑空间。对于有开发潜力的考生,教育机构愿意给予更多便利和优惠条件去吸收人才,这也是近几年来教育机构不断创新、变革的新面貌。

不仅导演、编剧专业需要复合型人才,演员也不能只“靠脸吃饭”。今年北影考官崔新琴在谈到当年选择黄渤的原因时这样说:“黄渤在形象和身高上不算出众,但是唱歌、舞蹈、表演的专业水平很高,他最大的优势是社会阅历比其他同学多。”上海戏剧学院考官姚晨强调,“外形确实是演员重要的选择标准,但并不是说漂亮就可以当演员,作为演员,文化素质、理解力、表现力、想象力,也非常重要。”

艺考生与市场的“时差”

初春,北京怀柔影视基地正在紧锣密鼓地拍摄电影《霸天狼》,造型师尤颖喊住了和李晨对戏的范冰冰,在开拍前迅速调整好她戏服上的一个细节。

尤颖,曾为《步步惊心》《大兵小将》《分手大师》等电影担任造型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院服装设计系),被视为影视界造型师里的后起之秀。回顾自己的艺考经历,尤颖说:“当时艺考竞争并不激烈,加上文化课分数线较低,实现理想的几率很大。”毕业后,一时找不到专业对口工作的尤颖在媒体担任服装编辑,一干就是十年。

一次,朋友剧组的造型师临时出状况,情急之下让尤颖试试,她连夜画了一系列的少数民族戏服,第二天导演看过大吃一惊,“这就是我要的。”从那次开始,尤颖正式回归自己的专业——服装设计,并逐渐用作品打开口碑,成为业界认可的造型师。

对于艺考生专业与就业如何衔接的问题,尤颖认为,市场与人才存在一种微妙的“时差现象”,“艺术类专业毕竟不是社会的主流需求,我的很多同学因为耐不住寂寞,很早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而影视行业需要的是能很快上手的资深、专业人才,这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这中间存在时差,但如果为了自己热爱的专业耐心‘等待’,其实最终都能回归到自己的专业。”

电影学院在校生傅博发现,对艺术从业者来说没有所谓“就业”一说,“我的师哥、师姐都在电影一线创作,像《西游伏魔篇》的剪辑和徐克导演电影的3D DIT工作,都是我的老乡、也是师哥武森团队在做。现在进影院,片尾字幕上认识的名字也越来越多了。除了电影前线,在广告TVC业内的师哥、师姐也占多数,也有少部分选择互联网创业或器材技术研究的。总之,在实践中发现,艺术产业的缺口很大,只要努力都会有机会。”正如李安导演在《十年一觉电影梦》中说的那样,“电影这个行业,如果你一旦离开,就很容易彻底离开!”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经过多年调研发现,影视业某些专业有人才过剩的现象,比如表演、导演专业等。但是技术性强的专业又表现出人才不足的现象,比如后期制作、造型、化妆、灯光等等。有些基础型专业人才,并非出自高校,还在延续师徒传承的古老方式。然而,随着新技术发展,包括互联网、物联网、曲面屏幕、环面屏幕、VR、AR、人工智能等的飞速发展,人才市场显然不符合用人市场的需求。

饶曙光强调,“毕业生抱怨就业难,但是技术性强的专业,我们的人才缺口又很大。有些技术还在依靠台湾、韩国和新西兰等地的技术团队完成。”人们往往只关心聚光灯下的演员、明星、导演,而那些在幕后默默耕耘的专业人才,却鲜有报道。例如中国有哪些媲美好莱坞的灯光师?中国最牛的特效、CG团队是哪些?中国的和田惠美又是谁?这些支撑着艺术作品品质的专业人员,也需要获得媒体的褒奖与关注。

新增专业 “接地气”

1月15日,中国传媒大学官微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招生启示——“沉迷LOL,守望先锋,魔兽世界无法自拔?希望和JY PDD一起打‘狼人杀’?……为此,全国第一个电竞方向专业,首次招生,你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吗?”这则非常“接地气”的招生启事一经发布就引发社会讨论,不少学生在转发时还特意注明,“妈妈!你看我打游戏也能上大学!”

游戏产业在全球属于朝阳行业,根据普华永道的研究报告,全球电竞产业2016年年产值约4.6亿美元。在中国,政策扶植加上资本参与,各种积极因素带动中国电竞产值飞速增长,专业的游戏策划、设计、后期营销等人员需求大幅攀升。

由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招生简章上可见,2017年艺术类招生新增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数字娱乐和电子竞技方向),将培养电竞运营与节目制作方向的学生。此次招生,吸引了900名考生,让校方意外的是,其中女生报名比例为48%。由于电竞行业与直播、游戏等行业产生联动效应,网生一代的学生对这个专业更为熟悉和喜爱。中国传媒大学表示,此次共有900名考生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的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最终录取的仅有20人,录取率仅为2.2%。也就是说,中国将有20位最先吃到“螃蟹”的考生。

虽然不是热门专业,但中国传媒大学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的出现也引发不少网友热议,知乎上还有人专门开了相关话题。中国传媒大学官方表态: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不是教人打游戏的!其发言人强调,“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主要培养游戏策划和电子竞技运营与节目制作人才。这方面的人才应具有较强的综合能力,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和不断创新的创造精神。本专业学生在对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学科学习了解的基础上,也将锻炼在运营策划等方面的能力,成为行业复合型人才。”

众所周知,游戏是娱乐业全IP开发中不可缺少的一环,电影《十万个冷笑话》《盗墓笔记》《微微一笑很倾城》等都出自网络IP,这些作品在拍摄之初已经完成了游戏策划、设计工作,并在电影公映时推出游戏产品,拓宽IP多渠道盈利空间。

握有包括唐家三少、江南、顾漫、匪我思存、骷髅精灵等在内网络作家IP的大神圈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投拍过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等作品,公司副总马源介绍,“《微微一笑》开拍前期已经拟定好‘电影+手游+电视+漫画+小说’的五维同期联动战略。在这个实施过程中我们需要对影视、游戏、漫画、市场都很了解的资深策划、创作人才进行推动,毕竟在市场上取胜的要素,除了IP本身,就是人才。”

除了中传,北影今年也新增了4个专业方向:视听传媒学院的广播电视编导、数字媒体学院的数字媒体艺术、美术学院的产品设计、声音学院的艺术与科技。北影副校长孙立军介绍,顺应中国的新媒体与新技术迅猛发展势头,影游联动加上电影游戏化、游戏电影化等特点,市场上新媒体人才缺口越来越大。

北京电影学院创办的“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从名字上就能感受到学院领导的创新意图。该创新中心的总体任务是应用未来影像技术,创新电影语言体系与表达方式,发展与夯实中国电影学派;创制未来影像采集、制作、呈现等科技体系,构建面向未来影像的艺术与科技融合支撑平台;适应未来影像技术,创研未来中国电影的产业模式及保障体系;引进国际顶尖专家,培养若干大师和领军人才,还将为中国影视行业培育专业的VR/AR技术人才。

中国传媒大学在实践中还建立了一套新型教学体系,其先后与美国密苏里哥伦比亚大学、美国纽约理工学院、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建立了中外合作办学的本、硕、博层次的联合培养体系,形成了“一对多”合作办学的国际传媒综合学科体系。国际传媒教育学院的人才培养定位为——“熟知全球传播规则、能够参与全球传播事务竞争与合作,运用先进的、国际通行的传媒信息手段,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参与或领导国际团队为中国的国际化发展贡献中国价值和中国智慧”的传媒全球公民(Global Media Citizen)。学生可选择“跨学科国际学术进修类”“国内外社会调研类”“实习创业类”“创意创新类”四类实践教学课程,参与十余个国内外实习实践项目。

除了开辟新专业,各家艺术院校也在教学中大胆创新,运用高科技教学手段,引导学生走向更广阔的求知空间。一些传统专业如摄影、动画、编导等,教育机构也注重及时更新国际最先进的硬件器材,让学生们与海外知识同步。无论是中国传媒大学,还是北京电影大学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都体现出课程设置上更“接地气”的大趋势。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g1OTYwNA==&mid=2665364846&idx=1&sn=6eab53ac1181c03450ba4ca7e10e4b21&chksm=bdd880958aaf09836350a3f228750aa744ddfd73bd23cdd6a35ae1e1c499bb341aa63fc82137&mpshare=1&scene=1&srcid=0310TNoujIVX56Gv1OjiWhYA&pass_ticket=JgqL7nJaetvw08K3KDRdfFBSY36P6465DnCzOQYsgNx4hYd%2FwcRhg1L8InMVJ65Y#rd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