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文化热点字号:

中国音乐剧市场苏醒+加速

发布时间: 2017-03-09 10:47:37  |  来源: 北京晨报  |  作者:  |  责任编辑: 文华

在刚刚结束的圣诞元旦档期,根据周杰伦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改编的音乐剧在北京完成了世界巡演的首轮演出,在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周杰伦经典歌曲的背后,是一支纽约百老汇顶级音乐剧制作团队;今年2月,由同名电影原编剧布鲁斯·乔伊·罗宾亲自操刀的经典原版音乐剧《人鬼情未了》将在北京上演;5月,我们将迎来百老汇现象级原版音乐剧《魔法坏女巫》。这些消息不仅仅代表从观众欣赏层面上中国与西方音乐剧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它们的背后还有更多含义:单纯引进西方剧目到中国已是“昨天”的过去式,当下的进行时是,中国资本正在进入西方音乐剧的上游制作环节,中国音乐剧市场正在“苏醒+加速”。

正在进行时

具有增长空间

诞生于2003年的《魔法坏女巫》至今已在14个国家演出,吸引了超过5000万观众,是继《歌剧魅影》、《狮子王》之后百老汇第三部票房超过10亿美元的音乐剧。与《猫》、《发胶星梦》、《歌剧魅影》等有几十年历史的经典音乐剧相比,《魔法坏女巫》诞生的时间不长,而正是因为这一点,它所代表的是全新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中国著名音乐剧制作人李盾指出《发胶星梦》、《42街》固然经典,但已经太过陈旧,《魔法坏女巫》改变了百老汇的很多审美,适合此时此刻的中国市场。“去年中国电影市场接近五百亿,音乐剧就两三个亿,这个市场有一百倍的增长空间,当下它正在青春期,躁动叛逆,但每天都在成长,就像竹子在扎根。而在百老汇的眼里,中国是最大的市场,但正在开发的过程中,两年、三年、还是五年能够成为‘最大’?这个不能确定,但现在是在加速了,而在这个阶段,我们的市场需要耕耘而不是捡垃圾。”

资本进入上游

《魔法坏女巫》突破了以往中国单方引进西方音乐剧的模式,中国民营资本此番进入了百老汇的上游制作环节、参与了《魔法坏女巫》全球巡演的制作。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聚橙音乐剧总裁Lucy Lee透露,目前等待呈献的聚橙音乐剧投资的百老汇音乐剧还有8到10部,“布局上说,单纯引进西方剧目到中国,这有些‘昨天’了。几年前百老汇的音乐剧在欧洲演完了,去完日本、韩国、新加坡,走了,现在大家考虑的是全亚洲布局,上个月甚至开始往非洲进军了,已经不是单独考虑某一个区域了。”接受记者采访时,Lucy Lee的双重身份所带来的影响相当明显,她既代表着制作方,同时也站在中国市场的立场上。“进入上游,投资参与制作的目的主要是学习,在投资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他们的资金有固定的来源,一个剧确定要做,制作人也不用担心怎么推进,他们有专业的推进公司,挑演员上,美国非常优秀的演员也一样要去面试,而下游运营的人也有30、40年的专业经验。和百老汇一流的制作人、导演接触,快速地跟他们建立合作关系,学习他们的经验,同时我们也发现,他们非常想了解中国目前的市场,对中国的观众也有很大的兴趣,大家是互相学习的过程。”

急需培养观众

五年前,《魔法坏女巫》曾经展开过一轮世界巡演,在新加坡、韩国都掀起了热潮,韩国首尔有2000万人口,当时有25万人看过这部剧。五年后,《魔法坏女巫》进入中国,是否意味着中国市场的成熟度已经达到了韩国当时的水平?“北上广加起来有六七千万人,但目前看来在满票房的情况下,中国观众才不到20万。”Lucy Lee提出,观众培养问题是当前中国音乐剧市场需要面对的一大要务。“首先是要培育市场,没有观众养不起庞大的系统,这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很乐观。我们分析过近五年进入社会的职场新人,这些人的文化生活正在渐渐改变,他们会像西方音乐剧观众一样,把买票进剧院看音乐剧成为生活方式。”Lucy Lee继续分析称,“百老汇一共40个剧院,大家想当然地认为票一定会很贵,但事实并非如此,在百老汇票房收入占整个运作比例的15%已经很高了,但在天桥剧场这个比例会达到50%,这个差距不降下来,年轻人掏不起钱买票。目前看,中国还没有建立起这个行业的生态系统。”

人才储备

会唱不是首位

李盾指出目前中国做音乐剧的队伍中不乏投机和掠夺者,“有些人在破坏审美,明明不是音乐剧,却打着音乐剧的幌子,观众看完就失望了。”而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没有人才储备。

美国 在纽约摆个摊就能找到演员

上个月,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中文版在上海“华特迪士尼大剧院”迎来了第200场驻场演出,剧院总经理Fred Hemminger过去六年里曾在世界不同地方参加当地《狮子王》音乐剧的管理,他向记者介绍了中文版《狮子王》甄选演员的情况,“美国音乐剧普及程度比中国高,在纽约街头摆个摊,就能找到音乐剧演员,但在中国不是那么容易,中文版《狮子王》中共有52个角色,我们面试了1559位演员。狮子王辛巴从第一次参加正选到正式入选,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不仅是希望对方歌唱得好,表演也得好,还要看他们和木偶的关系。”在《狮子王》中出演犀鸟“沙祖”的吴家明去年7月刚从谢晋表演学校毕业,他在经历五轮甄选后终于拿到了这个角色。“刀疤”的扮演者施亦骏之前是话剧导演,虽然他并非音乐剧专业出身,但他极有创新性的表演却得到了Fred 的高度赞扬。不难发现,专业人士看重的绝不单是歌唱水平,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否演绎好角色。

中国 挑演员先看演技再看唱功

在中国音乐剧加速苏醒的过程中,既有聚橙音乐剧这种资本渠道的“学习”方式,也有个人的“学习”方式。“单纯找百老汇的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进来中国市场,都会武功尽失。让他们过来不如我去纽约百老汇、伦敦西区‘偷偷’看戏。”圣诞档音乐剧《狂奔的拖鞋》的导演樊冲通过这种形式学习,不仅学到了西方音乐剧舞美制作等运作方法,也学到了其他东西。“以北京为例,能演中体量剧场(600到1000观众)的音乐剧演员,日薪为1200元到1800元,好的到2000元,日本的音乐剧演员一个月薪水是2万元人民币,所以中国音乐剧的演员报酬并不低。”樊冲提出了他的观点——选用本来演戏很好、刚好唱歌的音色靠近人物的演员,“我挑人先看演技,第二步是能唱,第三步是能跳。这样就可以按照一个演员的标准来给工资,而不是音乐剧的演员给工资。”樊冲称自己最近去中戏看了2013、2014级的毕业戏,他欣喜地表示“好演员指日可待”。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