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文化曝光台字号:

中国网络小说在海外翻译网站走红

发布时间: 2016-12-27 12:37:50  |  来源: 北京日报  |  作者: 路艳霞  |  责任编辑: 慕容

原标题:追看玄幻仙侠,老外也痴迷


跟随网上的翻译更新进度,老外热衷追看中国玄幻仙侠小说。 漫画/王鹏

    知名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近日对外宣布,已与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签下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武侠世界将拥有20部作品的授权。据称双方合作具体事项还在商议阶段 。

    事实上,中国网络文学已在多个海外翻译网站走红,老外呼天喊地猛追网文一点儿都不稀罕了。对业内人士来说,他们更乐见的是,中国网络文学已介入到老外阅读生活中,这意味着庞大的网络文学生态输出已逐渐成为现实。

    翻译队伍稳定

    近百译者专注中国网络小说

    “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了海外网站对中国网文的自发翻译。”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庭锋说,但自发翻译真正火起来是在2015年年初。

    Wuxiaworld(武侠世界)、Gravity Tales等以翻译中国当代网络文学为主营内容的网站上,随处可见众多外国读者“追更”仙侠、玄幻、言情等小说。中国网友还贴出了老外喜爱的十大作品——《逆天邪神》《妖神记》《我欲封天》《莽荒纪》《真武世界》《召唤万岁》《三界独尊》《巫界术士》《修罗武神》《天珠变》。而这些小说也被称作“燃文”,多为平凡无奇的男主角一路打怪、外加各路神仙师傅辅助、成了开天辟地第一人并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追更”是这些网站的一大亮点。一家网站留言区中,读者都在翘首期盼《我欲封天》第1138章,一边留言催着更新,一边表示悔恨:“为什么我以前没学中文?现在还来得及吗?”很多时候,更文速度肯定满足不了读者的胃口,于是论坛时常有人发帖咨询:“如果我想赞助一位志愿者翻译完一整本书,大概要多少钱?”还有人追看了一部还不过瘾,赶紧发问:“我想说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小说,你们还知道类似《逆天邪神》这样的小说吗?”很多人为了更好地理解小说,还苦哈哈地自发学起了中文。

    林庭锋说,如果是从专业翻译角度来说,大概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翻译者能比较到位地传达原著精髓。据他所知,这些翻译者大多比较年轻,来自北美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大概有几百人,现在比较稳定的翻译者差不多接近百人。“对于这些译者,我的态度是一贯的——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前提下,我们欢迎一切有利于网络文学的传播。”

    读者群体庞大

    老外读玄幻修仙倍感新奇

    半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研二学生吉云飞和他的同学,通过国内贴吧、论坛的一些零星线索,关注到海外网站自发翻译网文的现象。第一次进入到武侠世界网站,他惊讶地发现,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长篇作品《盘龙》竟全部翻译完毕,不仅故事大致上没有改变,语言甚至比原来还要讲究。而此时,该网站已建立一年多了。

    吉云飞和这家网站的创始人赖静平(RWX)通过网络相识,后者是一位华裔,3岁时随父母到美国,今年30岁,做过七八年的外交官。因为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喜爱,赖静平辞掉工作,一头扎进了网文翻译世界里。

    今年7月,在上海,吉云飞和他的老师邵燕君与赖静平相约见面,很多有趣的细节就此浮出水面。比如赖静平自曝为了翻译网文,胖了30磅,更成功地将他妈妈培养成网络文学迷。

    赖静平还说,最初自己只会简单中文,后来通过努力学习,曾经花六七年时间把金庸、古龙几乎所有的小说都翻译完了,但遗憾的是读者并不多。直到某天受一位越南华侨的引领,走进中国网文世界,并决定将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盘龙》翻译成英文,贴在网上供大家阅读。他渐渐发现一天点击量也有十几万次了,于是决定自己弄个网站,他翻译的中国网文风生水起,很多人后来不惜捐钱也要“追更”。

    当分析中国网文为何能征服老外时,赖静平说,最重要的是网文给读者带来的新鲜感,“因为中国的武侠玄幻世界对国外读者来说是崭新的,像‘修仙’这个概念在西方也是没有的。更何况很多玄幻小说还吸收了西方文化,尤其是游戏文化,所以更容易让人觉得熟悉。”

    大众文化输出

    流行文化生态开始走出去

    中国网文被老外网民“追更”,凡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还都暗暗有些吃惊。而被主流文化熏陶多年的人,更愿意咂摸其中的深意。

    “我吃西红柿”说,自己之前想过把作品传播到海外,不过没想到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看到那些评论,感觉很美妙。”他觉得,遭遇这样的惊喜,也会激励网络作家们努力写出更好更优秀的小说。《三界独尊》的作者犁天说,中国网文这一轮海外火爆,和刚开始网文在国内火爆的情形差不多,当这个好消息在网络作家群里传开时,大家都觉得更有奔头了。

    “我推荐他们看我所有的小说。”“我吃西红柿”更趁机一气儿列举起了自己旧作和新作,“除了已翻译和正在翻译的,我觉得我的小说大多都挺适合翻译的。”至于他正在写的《雪鹰领主》,他觉得外国读者也应该能比较容易看懂、接受。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开心地表示,这回真给网络文学提气,“一直以来,网络文学被认为是快乐文学、低俗文学,是给人逗乐、解闷的,而此番可以正视自己的地位了。”她认为,网络文学其实已经承担了主流文学的职能,也越来越精品化、越来越正能量,拥有最大量的读者,反映了人们的焦虑,也抚慰了人们的心灵。

    网络文学代表中国流行文化走出去,更迎来一片欢呼。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认为,中国文化输出,过去更多经过文学奖、图书展、电影节、版权输出等主流渠道,而这一次,真正意味着中国流行文化首次走进欧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自发翻译、在线阅读、粉丝社区的出现,意味着我们整个文化生态的输出已经开始。读者看书、追更、互动、评论,这才是完整的网络文学文化。”林庭锋说,这些线上的行为与整个产业链,比如改编产品、作品周边等一起,将构成一个庞大的文化生态输出,“对于中国大众文化来说,这样的输出是前所未有的。”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