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首页>>人物要闻字号:

金雅琴:一生天真 留下笑声

发布时间: 2016-06-24 09:24:31  |  来源: 北京晚报  |  作者:  |  责任编辑: 汪啟飞

    原标题:一生天真 留下笑声

 

    《我们俩》

 

    《红楼梦》

 

    《杜十娘》

 

    《我爱我家》

 

    当时这部由马俪文导演的电影《我们俩》只有200万元投资,但拍了一年半,表现了一老一小一年四季的生活,40人的剧组,条件非常艰苦,既没服装室,也没化装室。金雅琴说:“化装没有灯光,我就坐在院子里化装;换服装时,二十多个小伙子,在小屋里出来进去,服装组的小姑娘稍微给我挡一挡,我就在那儿换衣服。吃饭就请个老百姓给我们做点,非常简单。条件非常艰苦,但剧组非常团结。” 她当时因为每天琢磨人物,睡不好觉,视力和听力也都不好,结果在片场的公共厕所晕晕乎乎摔了一大跤,头摔破了,尿了十天血,停机停了十天。

 

    虽然身为北京人艺著名话剧演员,但金雅琴非常谦逊朴实,她说自己当时拍电影时“因为我是演话剧的,表演感比较强,得克服很多很多我身上的毛病,才能把电影演好”;80岁高龄的她还说自己从《我们俩》这个电影才刚懂得怎么演电影,“我的艺术生涯刚刚开始,我的艺术道路还非常长,我以后还要为中国电影多做贡献。”

 

    2009年,金雅琴的老伴、北京人艺老艺术家牛星丽去世,一群记者到他们家中楼下,但不忍心打扰正在悲痛中的金老,结果金雅琴却开门让记者进家采访,还说:“我们知道你们是记者,也知道你们等着交稿,这说明牛星丽还有人关注,干艺术的接受采访是本分,我岁数大了,半小时之内你们随便问。”金老的善解人意让记者们都极为感动。

 

    金老胃口一直不错,特爱吃肉,也喜欢做饭做菜,她去剧组拍戏,经常给大家带好吃的。北京人艺六十年院庆排演《甲子园》,曾经找金雅琴的女儿,想让金老在剧中扮演一个角色,但因为考虑到母亲的身体状况,牛响玲婉拒了,结果金老知道后,特别不高兴,怪女儿没和她商量。牛响玲说:“我不敢和她商量,她这性格,就是让她上火箭,她都会奋不顾身勇往直前!”

 

    这些年,我也在不少场合见过金老,她的女儿牛响玲和女婿焦世宁陪着她,参加京剧界、话剧界、影视界的活动或者老朋友的聚会,她永远穿得漂漂亮亮,乐呵呵的。虽然视力听力不好,但头脑清晰,嗓门儿大,说话风趣,笑声爽朗,爱热闹,爱聊天,经常会抖个包袱儿。她曾自嘲眼睛看不清耳朵也听不清的自己是“小龙(聋)虾(瞎)”;有记者曾经问她:“您得了大奖之后,有什么变化吗?”她说:“最大的变化就是你们都来了。”

 

    2011年,北京人艺老艺术家叶子迎来百岁生日,我到史家胡同的叶子老师家中采访,和叶老住对门儿的金雅琴老师,还特意上门为叶老祝寿,祝贺叶老“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叶老笑得合不拢嘴,我当时还用手机为两位老人拍下了分享生日蛋糕的喜庆场面。如今,两位老人都已仙逝,但她们留给我们难忘和美好的记忆太多太多……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2005年,金雅琴老师以80岁高龄凭借电影《我们俩》荣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我曾到金雅琴老师家中采访她。那天晚上,她刚刚从三亚领完奖赶回北京,几乎一天没睡没吃,而且视力听力都不好,但她穿着一身红色毛衣,声音洪亮、底气十足、性格豪爽豁达,说话风趣幽默,时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那次采访,她告诉我她因为刚做了大手术,没去成东京国际电影节领奖,但还是忍着术后疼痛去了三亚参加金鸡奖颁奖典礼,“导演说我必须得去,因为今年是电影100周年,所有人都很重视。所以我就去了,跟大家都笑呵呵的,但其实可难受了,因为刚做完手术,肠子还都没回归原位呢,一累,就胀得疼!”她说自己为了参加典礼,还特意定做了一套礼服,“等到评我们奖的时候,都快12点了,海风一吹,腿就冷,脚就抽筋,宫哲直给我捏腿捏脚。我还想,早知道这么冷,我穿棉裤了啊!当我听到‘最佳女主角金雅琴’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是‘坏了,我得上台!’赶紧把大衣脱了,抖擞精神,上!”老太太说起这些的时候,声情并茂,特别生动,把我乐地哈哈大笑,但哪里知道那时她刚刚被诊断出得了癌症。

 

    金雅琴老师当时给我讲述自己拍摄电影《我们俩》的经过:“我演了几十年的戏,古今中外的名著演了那么多,可《我们俩》这个本子我一看,哎呀,太吸引我了!让我非常激动。故事就两个人,一个老太太,一个小姑娘。豪华不沾边,贫困和我们结缘,服装很简单,景很破,但为什么打动人,为什么能获奖?因为它写的情太动人了!所有看过我们电影的人,没有一个说不好,都说太好了。著名电影人卢燕也说:‘你演得非常好,只有北京人艺的演员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