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滚动字号:
追忆范敬宜先生:经历了苦楚 一切都能面对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0-11-19 09:26  责任编辑: 任子鹏
范敬宜
范敬宜


有些事,一时难以意料。

今年初,我接到北京日报副刊部编辑朋友的电话,问我能否为副刊写篇人物。我问:“写谁呢?”他说:“比如写你熟悉的范敬宜。”我说,我与范总联系试试,他比较低调,能不能完成任务难打包票。于是我几经与范敬宜电话联系,开始,范总说忙,等有时间再说;再联系,他生病住院了。

更难以置信的是,11月13日下午,我从朋友处突获不幸的消息,范总因病在北京医院去世。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打开人民网,才证实了这初冬的噩耗。

一代报人巨擘,就这样离我们远去了,我们怀念他。

总编辑手记

我与范敬宜相识,是他在经济日报总编辑任上,有时京城新闻界开会,偶与在领导席上的他碰过面,走上前去向他请教。范总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温文尔雅,博学多才。他不戴眼镜,稍显富态,头发浓密,脸上几乎没有皱纹,走路的节奏比较缓慢,但沉稳有力。

后来我才知道,他系江苏省苏州市吴县人士,出生于1931年,是范仲淹的28世孙。1951年,范敬宜毕业于圣约翰大学中文系即投身新闻事业,在东北日报(后改名辽宁日报)做编辑、记者。1957年一场反右风暴,把他打入深渊。在此后历经长达20多年的生活磨难与精神煎熬后,他终于迎来新闻生涯最辉煌的时期。

1993年,范敬宜已逾副部级任职年限,却意外地在62岁时被中央任命为正部长级的人民日报社总编辑,同事们议论,中央看中的是他的才华和学识。

作为人民日报社总编辑,他的主要精力是抓人民日报这张主报,但对涉及海外版的编辑业务,他也常常予以关注、指导。记得他到人民日报就任总编辑的当年,我在海外版总编室任职,海外版举办“南方万里纪行”大型采访活动,范总在海外版上报的材料上就采访工作批示了较长一段文字,提醒参与采访的记者:“深入现场”,“注意写流动的画面”。

1995年7月1日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创刊10周年,决定编辑出版一本纪念画册,江泽民等中央领导同志及邵华泽、范敬宜等社领导应邀题词寄语。范敬宜总编辑与众不同地咏诗《鹧鸪天》以示祝贺。诗云:“万里风涛一炬燃,报坛树帜第十年。越洋渡海难耶易,沥血呕心苦亦甘。辨良莠,分恶善,凛然大义在豪端。春温秋肃从容写,赢得知音遍人寰。”

范总珍惜到人民日报工作的机会,他习惯于每天就编辑业务记笔记、作批语,后来他根据别人的建议把这些批语和笔记编辑成册,出版了著名的《总编辑手记》一书,由邵华泽社长题写书名。我写的两篇新闻作品,也幸运地得到范总的点评。一篇是我采写的纪念邓小平逝世一周年的新闻通讯《小平女儿的思念》,发表在1998年2月18日人民日报。当天范总批示道:“(人民日报)四版王谨同志访邓林的通讯,写得不错,文字不长,但把伟人的普通人的生活写得有声有色。”另一篇是我和同事李德金合写的新闻特写《惊世一越——柯受良驾车飞跃黄河壶口瀑布追记》,发表在1997年6月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当天范总点评道:“今天海外版第四版《惊世一越——柯受良驾车飞跃黄河壶口瀑布追记》是一篇可读性很强的好通讯。它把飞越的背景、飞越遇到的问题、飞越当时的场景反映得非常具体,报道和回答了广大读者最想知道的情况和疑问。可以看出,记者在事先、事中、事后作了相当认真、细致的采访。”

范总对我们的教诲和鼓励,至今令人难忘。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发表评论>>
1   2   3   4   5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