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滚动字号:
范敬宜 永远站在新闻的一开头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0-11-16 10:08  责任编辑: 任子鹏

范敬宜走了。这位《人民日报》前总编辑曾经说,来生还要做记者。好,现在我们可以为下一个范敬宜的到来倒计时了。

老范其实一直站在新闻的一开头。

忆老范,就要先提老黄,老黄名叫黄彩忠。范敬宜是一名曾经的总编辑,黄彩忠是一名曾经的编辑。但如果没有这位黄编辑,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位范总编辑。总编辑老范是千里马,编辑老黄就是伯乐。

1979年5月13日,《辽宁日报》头版头条发表记者调查《莫把开头当过头》,采写者是该报农村部记者范敬宜。那时老范刚刚结束了十几年“右派”生涯,从务农的田间地头,回到省报的案头。那个春天,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半年,国内掀起一股从“左”边刮来的风,质疑一些符合三中全会精神的基层实践“做过头了”。

记者老范,凭新闻人的直觉,写就此文。没考虑什么大背景,没在字里行间埋什么伏笔,就是平铺直叙,“只是反映情况”,他后来说。

莫把开头当过头——敢把初露萌芽的农村生产自主权称作“开头”,敢把强大而无形的阻力概括成“视改革为‘过头’”,谁给了范敬宜这么大的胆子?

老范后来说,“写稿的时候真没多想,发表出来后倒是后怕”。然而,比他胆大的还有两位。一位是时任辽宁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他不仅当天就夸赞了这篇报道,还轻车简从,直接跑到报社去找记者范敬宜唠嗑。没碰着,老范下乡了。另一位就是《人民日报》编辑黄彩忠。老黄把老范请到了北京,一起逐字逐句再推敲《辽宁日报》的那篇头条。

几天后,《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转发了《莫把开头当过头》,还配上编者按,里面说,“作为新闻工作者,要像《辽宁日报》记者范敬宜同志那样,多搞一点扎扎实实的调查,用事实回答那些对三中全会精神怀疑、抵触的同志。”

1700多字的《莫把开头当过头》,从此作为新闻名篇,载入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

那一年的《人民日报》大编辑老黄,此后仍编辑一生,在圈外默默无闻,在圈内备受敬重。那一年的地方党报小记者范敬宜,从这“开头”一文起,人生如同加了助推器,由《辽宁日报》、《经济日报》至《人民日报》,一路总编辑做过来。

1998年,在长江洪水刚刚退去的那个秋天,国内很多媒体都在做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的报道,那段日子,屡屡提及老范这篇《莫把开头当过头》的人,不在少数。2008年,新闻界再做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报道时,老范已经留足了做总编辑的范儿,转而去清华执掌新闻传播学院了。

漫长岁月里,范总编辑创下过不少掌故,其一生自有公论。新闻人议论更多的是,他因《开头》一文而迈入人生新境界,因锐意创新而成就了自己的总编辑风格,因最后做了个教书匠,而真的回到了新闻生产线的一开头。

报人老范去世的前一晚,电视人小白正在创新。痛并快乐过、现在幸福着的白岩松老师,在前一晚的亚运开幕式直播中,创造性地“用新闻方式解说亚运”,一时间成为新闻界热议的话题。此前年月,老范小白之间是否有过交集,公众不得而知,但电视人小白用一种站在新闻开头、奋力创新的姿态,于无意中送新闻界老前辈一程,冥冥中,也算是令同仁赞许的一番临别之谊。

老范一辈子是报人的楷模,没触过电。但也曾听过他评说央视新闻,言语间,以新闻基本规律为尺。

而白岩松老师的这番创新,其实是用足了心。据说之前他和《东方时空》的团队一起,搜集了7万字的背景资料,形成了两万字的基础稿子。有人说,他这次是在电视化表达上又有了新突破。细一想,倒不以为然。相对于电视人已驾轻就熟、信手拈来的所谓“电视化表达”而言,白岩松的这次探索,其实属于“反电视化”。

白岩松于转播之初就开宗明义跟观众一起建立的“5个时间纬度”——2000年的广州,200年的海心沙岛,20年的从北京亚运到广州亚运,2年的从北京奥运到广州亚运,2小时的开幕式,其意义在于,这一刻,终于甩掉了羁绊电视新闻人已久的画面束缚,而大大方方地去搭建画面背后的新闻逻辑。

最终,屏幕上还是那些画面,而解说者、也是评论者白岩松,为观众提供了比画面更丰富的东西。这些东西,恰恰是电视新闻人过去不太看重、也不太善于驾驭的。他们习惯于用画面、用现场“直给”;他们认为观众只会对精彩的视觉享受感兴趣,只能容忍屏幕外的只言片语,而不会有耐心去进入一段新闻逻辑。

这一次,白岩松和他的同事们首先让自己有了这个耐心。这是最新鲜的“电视化表达”。事实上,他不过只是借用了报人们熟悉的新闻方法,使电视新闻的屏幕在不断变大、变薄、变清晰之后,重新变得厚实起来。

报人老范,当年是这么评价电视新闻的:办报有很多好办法,如果被哪个聪明的电视人拿了去,电视新闻就更强大了。

报人老黄,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新闻人要时刻让自己新鲜着。

莫把开头当过头。无论报人还是电视人,都还离自己的前方,差着一段要奔跑的距离。大家都永远站在新闻的一开头。多数人没有去清华听过范老师的课。但在他溘然离去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想下辈子还做记者的人,很快就会回来。老范,快回来。(杨禹)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