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滚动字号:
诗人厉以宁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0-11-15 16:39  责任编辑: 任子鹏

当今,不知道厉以宁是著名经济学家的恐怕不多,而知道厉以宁还是一位真正诗人的恐怕极少。

我和厉以宁教授相识多年,对于他为我国经济建设、经济研究作出的贡献非常钦佩,但是了解他的诗词方面的造诣,还是不久以前的事。

去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到全国人大去上班,在门口遇到厉以宁。他突然把我叫住,从鼓鼓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小书送给我:“请你随便翻翻!”并以他特有的快速动作,在书的扉页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以为是他关于经济问题的新著,接过一看,竟然是《厉以宁词一百首》!实在意外。

走进办公室,来不及脱下外衣,就急忙把书打开,第一首词就使我大为惊奇:

相见欢·仪征新城途中

(1947)

桨声篙影波纹,石桥墩,蚕豆花开一路水乡春。

长跳板,小河岸,洗衣人,绿裤红衫都道是新婚。

好一幅秀美的江南水乡风情画,不仅意境悠远,而且恪守词律。更令人惊奇的,是此词作于1947年,当时他还是一名十多岁的中学生。

我怀着浓厚的兴趣,把这一百首词读了几遍。始而惊,继而喜。眼下名人诗词可谓多矣,但是像厉以宁这样的功底、意蕴,即使在职业诗人也不多见,何况对厉以宁来说,诗词只是他的“余事”。

厉以宁的诗词,既是历史的烟云,又是他生活的浪花。一百首词,整整跨越了半个世纪。它是厉以宁50年个人经历的写照,同时也反映了50年间国家的、社会的变化。他写童年,写上学,写大学毕业,写投身革命,写恋爱,写结婚,写获子,写下放,写成功的喜悦,写挫折的痛苦,写历史的转折,写宏伟的蓝图……可以说,它是一部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交响曲。然而,这一切都出之以清新、典雅的诗的语言,传统笔墨与时代气息结合得那么自然和谐,新而不俗,陈而不迂,没有丝毫“旧瓶装新酒”的痕迹。这确非凡手所能及。

试看他这样写初上革命征途的满怀豪情:

南歌子·山溪

(1950)

飞沫银花屑,寒光白刃锋,劈开峻岭几多重,万里云天尽在碧波中。

岁月无穷日,清流自向东,春来借得一帆风,四海三江何处不相通。

他这样写同窗之情:

天仙子·送赵辉杰同学去兰州

(1958)

把手送君西北去,莫问边城晴或雨,祁连山下过春风,休犹豫,请记取,塞上也能飘柳絮。

人世悠悠长几许,往事只当初写序,黄河润笔著新篇,惊人语,千万句,留待他年杯酒叙。

他这样写两地相思:

鹧鸪天·中秋

(1963)

一纸家书两地思,忍看明月照秋池,邻家夫妇团圆夜,正是门前盼信时。

情脉脉,意丝丝,试将心事付新词,几回搁笔难成曲,纵使曲成只自知。

他这样写十年动乱中的心情:

破阵子·昌平北太平庄

(1968)

乱石堆前野草,雄关影里荒滩。千嶂沉云昏白日,百里狂沙隐碧山,此心依旧丹。

隔世浑然容易,忘情我却为难。既是三江春汛到,不信孤村独自寒,花开转瞬间。

他这样写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的形势:

木兰花·校园初春

(1978)

湖边残雪风吹去,墙外麦苗青几许,一行燕子报春来,小径花丛闻笑语。

黄昏忽又潇潇雨,乍暖还寒何足虑。隆冬已尽再难回,历史无情终有序。

无论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在厉以宁的笔下都是含蓄蕴藉,不失骚人之旨。这形成了他诗词的独特风格,其实这也是他为人、治学的风格。

奇怪的是,一生从事经济学研究的厉以宁,何以对诗词情有独钟?为了寻找回答,我向厉以宁家打了一次电话。

文章来源: 经济日报 发表评论>>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