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滚动字号:
范敬宜的新闻情结:如有来生 我还做记者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0-11-15 15:57  责任编辑: 任子鹏

我在经济日报也好、人民日报也好,特别是经济日报,没有人叫我“范总”,都是叫“老范”,到了人民日报以后,大部分人都管我叫“老范”,后来有一些人开始叫我“范总”,但是我觉得“老范”更亲切一些。

范敬宜,早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中文系。1951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曾任《东北日报》和《辽宁日报》编辑、农村部副主任、主任、编委等职务。1983年任《辽宁日报》副总编;1984年调中央文化部任外文局局长; 1986年任《经济日报》总编辑;1993年任《人民日报》总编辑;1998年至 2003年任全国人大常委、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2年4月被清华大学聘为教授、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兼任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长、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和武汉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博士生导师。

新闻情结

我从小对新闻工作有一种向往,也可以说是对新闻工作的情结,这可能因为我特殊的生活经历形成的。

我从小体弱多病,不能正常地上学。从7岁念完小学一年级以后,到 15岁期间,一直在家里养病。小学没有念,初中、高中都没有念。而在家里惟一的伴侣就是书报,特别是报纸,那时我在上海,几乎所有的新闻报纸都看,比如当时的《申报》、《大公报》、《文汇报》、《新闻报》、《新民报》,以及各种小报,逐渐对报纸产生了兴趣。

我很小的时候自己办报——用手抄的小报,写好了以后塞到别人家的门缝里面,写的都是一些谁家的孩子挨打了,一些很奇怪的内容。开始别人不知道报纸哪来的,发现了以后,就到我家里来问,当时落下一句话,说这个小孩将来一定会闯大祸的。

到了15岁,抗战胜利,有一个国学专修学校,从内地迁回上海。我妈妈给我报了名,看看我能不能考上。我从那里毕业时,才18岁。接着我考上了上海的圣约翰大学,我在那里的中文系读了两年。

其实在18岁毕业时,就分配我到华中师大当助教,我觉得还是喜欢新闻,当教师好像没有当记者“浪漫”,所以还是想做新闻工作,自己偷偷地跑到东北去了,因为那时主要的一个启迪就是抗美援朝,“谁是最可爱的人”,觉得自己应该到硝烟弥漫的战场当一个战地记者。瞒过家里人,到了东北,当编辑。应该说我开始做新闻工作的时候,没有更多的想法,就是想让生活充满传奇色彩,还有就是对新闻工作的责任感。

到了东北做新闻工作以后,开始还比较顺利,因为那时候大学生比较少,我又很年轻。到了1957年,开始“反右”了,我就成了右派,20年的时间,差不多都是在一种非常曲折的生活中,曾经被送到农场中去劳动改造。文革以后,全家到辽宁西部最贫困的一个山区,去插队入户,真正当农民了。等于说差不多中间的新闻工作中断了20年,1978年到山东,又重新开始了。所以说我开始做新闻工作时是20岁,但真正做时已经将近50岁了。

我的新闻生涯没有什么太传奇的色彩,但是中间又充满了很多曲折。这其中有一条我一直没有改变 :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不许写稿,也不许在报纸上发表什么文章,我还是不断地写;不许用真名发表,就用笔名,笔名也不许用,就用一些集体的化名写文章,一直没有中断。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有来生还是当记者。

从新闻工作者到传媒教育实践者

到清华大学当新闻传播学院的院长,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离开了人民日报后,就在全国人大教科文委员会。有一天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人文学院的院长胡显章,原来的传播系党组书记王建华3人来找我,告诉我清华大学要办一个新闻传播学院,想听听我有什么意见。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是来考察我的。那时全国的新闻院校已经达到200多个,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认为,清华大学如果要办新闻与传播学院的话,那应该是第一流的,因为清华大学本身就是第一流的大学,学生应该是面向主流的,而且是培育高手的,否则没有必要办。

后来他们请我过去,我也挺高兴,过去从来没有教过书,也没有从事过新闻教学,但是新闻工作我没有做够,这也给我提供了一个平台。不管怎么说,我有几十年的新闻生涯,有甘有苦,有些经历可以更多地向年轻一代传播,应该说也是一种贡献吧。所以就欣然接受了。这几年,我觉得生活特别充实,特别有意思。

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课程设置跟其他新闻传播学院大致差不多,但是我们想尽量地能够创造一些自己的特色。

第一,办学指导思想,就八个字: “面向主流、培养高手”。所谓面向主流,就是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够为主流媒体,特别是一些主要的党报来服务。培养高手,我们提出要“步步通经、学贯中西”,这是一个大的理念。

第二,办学的特色,我们总的要求要把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贯彻到各个学科当中去。大概有四条:

一、加强基础。新闻院校的学生应该是知识面特别丰富,有高的素质,全面的知识。以前有一些新闻教学工作者偏重于新闻专业知识的传授,其他的综合性知识太少。我们有一个想法,能不能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新闻工作人才,不能只靠吃“维生素丸”,维生素能维持生命,但是没有听说靠吃维生素丸就能长成一个非常健壮、非常高大的人,他必须吸收各种各样的营养:粗粮、细粮、肉食各方面的营养。

所以,这方面我们就提出要加强基础,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要求几个贯通:古今贯通,中西贯通,文理贯通。古今贯通,要求新闻工作者懂得历史,历史是过去的事,新闻是未来的历史,没有历史的话,我们的报道会很单薄。学贯中西,随着国际化发展,应该培养有国际眼光的人才。文理贯通,不光懂文科,理科知识也要懂。新生入校以后,老师要给他们推荐读书的书单,一百本书,政治、经济、历史、文化、艺术什么都有,要求在大学学习期间能够读完。

二、注重实践,要求新闻实践和社会实践并重。新闻跟其他学科不太一样,实践性特别强。像游泳,你在岸边上讲多少要领,如果不到水里,永远学不会游泳。过去在新闻院校有一个比较常见的缺点,就是书读了不少,但是进入新闻单位后,要马上拿得起来,很难。有时候需要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前新华社就曾提出,现在新闻院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几乎都要重新回炉,我们想避免走这样的路,尽量缩短跟媒体的距离。所以,在教学中也比较注意这一点,比如我们讲新闻评论,那就要求写评论,写的好送给人民日报发表。那时米博华是评论部的主任,他对我们的学生非常关心。一些习作完成之后,他拿去全部点评:有什么共同的缺点,好在什么地方,不足在什么地方。

前两年SARS的时候,人民日报总编室搞了一个论奉献的讨论,我们的学生也在课堂上讨论这个话题,然后把发言内容送到人民日报,“论奉献”的专栏就是以清华大学学生的作品开的头。这样慢慢了解媒体到底需要什么,媒体对文章作品的要求是怎么样的,就能够缩短和媒体的距离。还有一个《乡村八记》,是本科二年级一个叫李强的学生写的,老师鼓励他寒假期间去做社会调查,李强就回到家乡做了八天调查,写了“乡村八记”,写得特别好,有理有据、非常扎实,又非常生动。

多实践可以让学生弥补最大的不足之处,那就是对国情的了解不够。学生有很多优势,缺点就是到了辨析、辩论、分析这一层面时,力不从心,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因为有很多问题都是不了解过程而产生的,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三、国际视野。清华大学的优势在什么地方?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国际视野,因为我们有很多比较年轻的教授,他们曾经在国外留学和工作过,对西方的文化和情况了解得比较多,另外他们的外语也很好。基于这样一个优势,我们提出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同时也有本土意识,外语又很好的学生,将来随着媒体多元化,学生就业的天地会更广阔一些。

四,面向主流。培养高手到底是什么标准?我们提出来三条,一是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二是有丰富的学养。三是要有好的文笔,特别要强调练笔,要练出一手好的文笔。

文章来源: 人民网 发表评论>>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